美國牛肉和萊克多巴胺的補充事實與數據

Date: 03/01/2012

AIT Official Text #: OT-1202E

為何要使用萊克多巴胺?

有鑒於穀物飼料價格高漲以及全世界對肉品的需求不斷升高,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業者必須使用所有現有的科技來增加肉產出量,同時降低生產成本,並爲消費者維持合理的價格。萊克多巴胺能幫助牛隻和豬隻有效地將其攝取的食物轉換成肌肉,而非脂肪。如此一來,便可降低飼料的需求,減少動物排泄物,而消費者也能買到物美價廉的肉品。

有超過100份臨床研究和國家主導的風險評估都證實了萊克多巴胺是安全且有效的;有27個國家已核准將萊克多巴胺當作動物飼料成分使用,或是對進口肉品建立了最高殘留容許量標準。以加入萊克多巴胺的飼料餵食牛隻和豬隻,經過實驗和證實可以提升肉產出量,以因應全世界與日俱增的肉食需求,同時又能將肉類的消費價格維持在合理的範圍內。

是否真的有一百多國禁用萊克多巴胺?

雖然這個說法廣為本地報章媒體引用,但其實它是錯誤的。事實上,萊克多巴胺的製造商僅在大規模商業飼育家畜類動物的國家,或在美國牛肉或豬肉的主要出口市場,提出准許使用萊克多巴胺的申請。在所有美國的主要市場中,其實只有歐盟、中國、和台灣在國內禁用萊克多巴胺,同時也規定不得進口帶有萊克多巴胺殘留的肉類。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地方的主管機關都無法對萊克多巴胺提出合理的食品安全風險,而是使用非科學的理由來支持他們的禁令。

美國在2011年將牛肉和豬肉產品銷往全世界100多個國家。過去十年來,數百萬人吃了數十億公斤的美國牛肉和豬肉,卻不曾出現過任何一件因為吃了餵食萊克多巴胺的動物肉品而生病或產生任何反應的報告。

為何美國不能把不含萊克多巴胺的牛肉運送台灣?

由於萊克多巴胺經認定為安全且獲准使用在牛隻身上,美國的牛肉供應一般來說就沒有加以區分。因此,不含萊克多巴胺的牛肉來源僅限於少數幾家獲得有機認證的小型牧場和肉品廠。事實上,有機牛肉據估計只佔美國牛肉總產量的3%不到。

如果美國可以將不含萊克多巴胺的牛肉運銷歐盟,為何台灣必須妥協?

有少數的美國出口商爲符合歐盟的要求建立了專門的運作模式。不過必須注意的是,這樣的作法執行起來不僅昂貴且繁瑣費力,耗費近10年功夫才終於使銷往歐盟的出口量達到和2011年銷往台灣的出口量一樣的水準。也因為這個原因,美國牛肉在歐盟國家的消費價格,比起沒有禁令的情況下要高出15%到20%。

台灣進口的各種牛肉部位較歐盟少了許多。因此,爲供應不含萊克多巴胺的牛肉或有機牛肉給台灣,美國的出口商就被迫以較低的價格將其他剩餘的有機牛肉部位賣到非有機的市場,並轉而向台灣進口業者開出更高的價格來彌補這些損失。因此,對美國牛肉的進口設限,最終將迫使台灣消費者付出更高的代價來購買美國牛肉。

由於這樣的決定缺乏科學證據支持,因此應交由消費者來決定是否要以較高的價格購買有機牛肉。在台灣、日本、美國、和其他許多地方的消費者在購買其他食品時也都有相同的選擇機會,其中包括豬肉、雞肉、水果、和蔬菜。牛肉也不該是例外。

飼料添加物和其他動物用藥是否必要?

台灣和美國的消費者都有管道取得種類豐富又充裕的食品供應,如肉、蛋、奶、魚、以及其他產自動物的食品。雙邊的農產業都致力於以合理的價格,將安全、營養的食物提供給消費者。但爲確保能因應日漸成長的食物需求,業者必須利用現代科技來幫助他們增加產量,降低產出成本,並維持合理的消費價格。

飼料添加物和其他動物用藥正是每個國家在維持這個生產平衡時重要的一環。製造商與主管機關都進行了詳盡的研究和審議,來決定一方面可以達到理想的效果,同時又能提供充分的安全餘裕來保護消費者的使用標準。有些研究顯示若完全不使用農化品,食物的生產和品質將會受到嚴重的影響,估計食品供應將因為農業蟲害和疾病而下滑30%到40%。

每個國家的主管機關都爲飼料添加物和其他動物用藥建立了安全有效的容許標準。台灣本身也爲100多種動物用藥建立了最高殘留容許量標準,這些動物用藥的名單可見於:

(英文)http://www.fda.gov.tw/eng/people_laws_list.aspx?time=1&classifysn=16

(中文)http://www.fda.gov.tw/people_laws.aspx?peoplelawssn=1144&keyword=&classifysn=62

吃了餵食萊克多巴胺的動物肉品後是否會導致人類出現攻擊行為?

最近《壹週刊》刊登了一篇文章,文中似乎隱射食用萊克多巴胺可能會導致人類產生自殺行為。《壹週刊》引用的文章是由美國農業部農業研究部門(U.S. Agricultural Researcher Service)的研究人員撰寫,並於2010年5月發表在《動物科學學報》(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縮寫為JAS)的線上版。這篇JAS的文章同時引用了另一篇用化學標示物來探討「動物物種的攻擊行為甚至是人類的自殺傾向」的研究報告。但是,在該篇文章中,參與的作者很明顯並未暗示吃了餵食萊克多巴胺的動物肉品和人類的攻擊行為或自殺行為之間有任何關聯。這篇JAS的文章顯然只是在討論動物吃了萊克多巴胺以後可能出現的作用,文中完全未曾討論萊克多巴胺在人類身上產生的效應。僅依照這項研究來暗示兩者之間的關聯是明顯具有科學疏漏的報導,而且完全不爲該項研究所支持。該篇JAS的文章可見於:

http://jas.fass.org/content/88/9/3107.long#ref-34.

千萬不能忘記的是,根據日本、南韓、加拿大、墨西哥、美國等27個主要肉品生產和進口國家所採取的標準,餵食萊克多巴胺的動物肉類所殘留的萊克多巴胺,數值遠低於會對食用的人產生任何效應的標準。利用超過100件臨床動物實驗和1個用以佐證的人體實驗的結果判定出的「無影響劑量」,低於這個劑量就不會產生任何影響。這個數值再加入一個100的安全係數並進一步被降低後,才對肉品設定出最高殘留容許量標準。

如此推演下來,一個人每天必須吃進270公斤以上的牛肉或9公斤以上的牛肝才可能達到最高殘留容許量。在過去10年內,全世界100多個國家有數百萬人吃了數十億公斤的美國牛肉,不曾出現任何一件因為萊克多巴胺而生病或產生其他作用的報告。顯然,有堅強的科學證據證明美國牛肉和萊克多巴胺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