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總綱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 (AIT) Logo

OT-1016C | 21世紀之初,美利堅合眾國面臨著對我國國家安全構成的廣泛和複雜的一系列挑戰。正如美國曾經為引領20世紀的進程做出貢獻一樣,我國現在仍然必須開拓美國實力和影響力的來源,建構有能力戰勝21世紀各種挑戰的國際秩序。

世界的現狀,為實現我們盼望的世界制定戰略

為了取得成功,我們必須面對世界的現狀。冷戰結束後20年來發生的變化既展現了希望,又出現了各種危險。和平民主國家的範圍得到擴展;核戰的陰影已經消散;大國間和平相處;全球經濟獲得成長;商貿活動將各國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更多的人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然而,伴隨著這些進步,也出現了一些持續存在的問題。意識形態的戰爭被宗教、種族和部落間認同感的對壘所取代;核子危險已經擴散;不平等和經濟動蕩加劇;我們所處的環境和糧食安全遭到損害,公共衛生面臨的危險日益受到廣泛關注;有利於人們從事建設的工具也可被用於進行破壞。

全球化世界的這一黑暗面在2001年9月11日這一天降臨在美國人民面前。在美國國土上發生了有史以來對美國最嚴重的一次襲擊,成為存在直接的威脅一個例證,要求我們採取強有力的、持久的方式保衛我們的國家。在此後的幾年內,我們進行了打擊「基地」組織及其同夥的戰爭,決定在伊拉克打一場戰爭,同時對抗全面的經濟危機。但從更廣的範圍來看,我們為如何在已經發生變化的世界上維護美國的利益進行了艱苦努力。在當今世界上,20世紀的國際架構已難以承受新威脅的壓力,全球經濟加速了我國人民和企業面臨的競爭,同時爭取自由與尊嚴的普遍願望正與新的障礙進行對抗。

我國具備的各種特性為幾十年來發揮主導作用提供了支持–穩固的同盟關係、舉世無雙的軍力、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經濟、強大和不斷發展的民主制度及富有活力的人民。展望前程,毫無疑問美利堅合眾國將繼續為維護全球安全承擔責任–透過我們對盟友、夥伴和有關機制的承諾;我們全力以赴為戰勝「基地」組織及其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全球各地的同夥進行的努力;以及我們遏制侵略和防止世界上最危險的武器擴散的決心。在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必須認識到任何一個國家,無論多麼強大,都無法單槍匹馬地應對全球挑戰。如同我們在二戰以後所做的那樣,美國必須為未來做好準備,同時為取得實效努力促進各國間的合作。

因此,我國的國家安全戰略以繼續發揮美國的主導作用為要務,使我們能在21世紀更有效地推進我們的利益。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將在國內進一步增強我國實力的來源,同時構築有助於應對時代挑戰的國際秩序。這個戰略承認我國的國家安全、我國的國家競爭力、適應能力和道德榜樣之間有著基本的相互聯繫。這項戰略再次確定,美國將堅持透過所有的國家都有某些權利與責任的國際體系維護我國的利益。

這將使美國能夠利用我國的對外接觸,促使全世界人人都能享有更多的自由與機會,各國都有動力採取負責任的行為,同時為採取不負責任的行為承擔後果。

重振美國的領導地位–在國內從事建設,在海外發揮影響

我們的方針從致力於建設美國主導地位的堅強基礎著手,因為在我國境內發生的事情,將決定我們在境外的實力和影響。這個事實在相互聯繫更緊密的世界裡愈發鮮明–在這個世界裡,我們的繁榮與全球的繁榮密不可分,我們的安全可能直接受到海洋彼岸事態發展的影響,我們的行動也受到前所未有的認真審視。

我們努力的核心是致力於重振作為美國力量源泉的美國經濟。美國人民目前正在走出「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當我們繼續努力確保我們廣泛和持續的復甦的同時,我們也奠定了經濟和國民競爭力長期成長的基礎。我們用於經濟復甦的投資是增強我們實力的更廣泛的努力之一:為我們的後代提供高品質的教育;加強科學和創新;把我國能源型經濟轉變為創造就業機會和新產業的動力;為我們的人民和企業降低健保成本;減少聯邦赤字。

上述每個步驟都能保持美國在一個經濟實力和個人機會更為分散的世界裡的主導能力。這些努力也與承諾建設一個更堅韌頑強的國家息息相關。我們的復甦包括重建更加安全可靠的基礎設施,以應對恐怖主義威脅和自然災害。我們對教育和科學的重視將確保明天的突破在美國實現。我們對新能源的開發將減少對外國石油的依賴。我們對削減赤字的承諾將約束我們做出艱難的選擇並避免過度支出。這些步驟與我們將國土安全與國家安全相結合的努力相輔相成;包括聯邦、州和地方政府之間的密切協調在內,以防止、抵禦並應對威脅和自然災害。

最後,在國內建設我們主導地位的堅強基礎的時候,我們要認識到,促進美國價值觀的最有效途徑是身體力行。美國對民主、人權、法治的承諾是我們在世界上的實力和影響的主要來源。這也需要精心培植,透過摒棄酷刑這類與我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的行為,透過致力於實現符合憲法的公正,以及讓我國所有公民都享有美國的美好前景的堅定決心。美國始終是世界人民的一座燈塔,而我們必須確保美國的典範之光明亮四射。

建設這種更堅實的基礎,將有利於美國努力去塑造一個能夠應對我們這個時代種種挑戰的國際體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是美國幫助領導建立了新的國際結構,以維護和平並促進繁榮–從北約組織和聯合國,到制定戰爭法和管制武器的條約;從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到日益擴大的貿易協議網絡。這種架構儘管存在缺陷,但它避免了世界大戰,促進了經濟成長,推動了人權,同時促成了美國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之間有效的責任分擔。

今天,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國際機制的長處和短處,當年制定這些機制的目的是應對早期的挑戰,而且由於缺乏政治意願,國際慣例的執行時常陷入困境。然而,如果美國以新挑戰的出現以及國際體制的缺陷為由而袖手旁觀,那麼這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全球安全均將造成嚴重損害。相反地,我們必須著重參與加強國際機制及調動集體行動,以此促進共同利益,如打擊暴力極端主義;停止核武擴散和確保核材料安全;實現平衡且永續的經濟成長;制定合作方案,以應對氣候變遷、武裝衝突乃至傳染性疾病等威脅。

集體行動將以與其他國家進行接觸為開端。這種交流接觸的基石是美國與我們在歐洲、亞洲、美洲及中東的親密友邦和盟國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植根於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價值觀,有利於我們的共同安全以及更廣泛的世界安全和繁榮。我們正努力與其他有影響力的重要中心建立更深層更有效的合作關係–其中包括中國、印度和俄羅斯以及越來越具影響力的巴西、南非和印尼等國–以使我們能就雙邊和全球問題進行合作,同時認識到強權在一個相互聯繫的世界中,不再為一場零和遊戲。我們正在擴大與新興國家的交往,尤其是那些可以成為從美洲到非洲直至東南亞的地區成功和穩定的範例的國家。我們將與敵對國家進行接觸,以檢驗其意圖,為其政府提供改弦更張、聽信於民的機會,並努力調動國際聯盟。

這種接觸將有助於支持我們建立一個基於權利和義務的國際秩序。國際機構必須更有效地代表21世紀的世界,發出更廣泛的聲音–新興強國應當承擔更多的責任–它們必須實行現代化,在全球性問題上更有效地取得成果。在從核子安全到氣候變遷等問題上,所採取的建設性的國家舉措必須得到鼓勵,以使履行義務的國家看到負責任的行動所帶來的好處。行為規則必須得到遵守,那些違反規則的國家必須承擔後果,無論是不擴散義務、貿易協議或人權義務。

各個機構的現代化建設,國際慣例的強化以及國際法的實施並非美國一國的使命–但透過聯合志同道合的國家,我們能夠帶領執行這項使命。在整個歷史進程中,開明的自身利益始終是美國領導作用的一個重要源泉。我們希望我們的子孫後代擁有一個更美好的前景,我們也相信他們的生活一定會更好,只要其他國家人民的子孫後代也能生活在自由與繁榮之中。我們的自身利益與世界其他地區人民的利益息息相關這一信念,將繼續指導我們與其他國家及各國人民進行接觸交流。

推進國家安全的首要事務

我國的國家安全戰略不僅以繼續發揮我國長期的主導作用為重點,而且也要求加強對首要事務採取的立即行動。本屆政府的最大責任於莫過於保護美國人民的安全。而美國人民面臨的最大威脅莫過於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特別是暴力極端主義份子謀求核武以及擴散到其他國家造成的危險。

正因為如此,我們尋求以各國權利與義務為基礎的全面的不擴散與核子安全議程。我們正在削減本國的核武庫,降低對核武的依賴程度,同時要求保證我國威懾力量的可靠性和有效性。我們正在鞏固不擴散的基石,《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on-Proliferation Treaty),同時透過這個條約責成伊朗及北韓等國家對未履行國際義務承擔責任。我們正在主導一項全球努力,要求所有危險的核材料不落入恐怖份子手中。此外,我們正採取新的戰略,努力防範生物武器的攻擊並應對我們依靠的數位網絡面臨的挑戰。

我們在控制全世界最危險的武器之際,還在與廣泛的仇恨和暴力網絡處於交戰狀態。我們將採取全面的戰略,挫敗、摧毀並戰勝基地組織(al-Qa’ida)及其同夥。這項戰略要求防止他們獲得庇護所,加強第一線的合作夥伴,保衛我們的國土,透過穩固的法律途徑尋求正義,並倡導希望和機會,抗擊極端主義和劊子手注定失敗的陰謀。這場戰鬥的前線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我們在當地堅持不懈地對基地組織施加壓力,打擊塔利班(Taliban)的氣焰,並加強我們合作夥伴的安全與能力。在這項努力中,我國軍隊再一次顯示了他們非凡的功績,在危險時刻作出重大犧牲。他們得到我們的全力支持。

在伊拉克,我們正逐步向伊拉克全面轉移主權和責任–這個進程包括撤出我國軍隊,加強我國的民事能力,並與伊拉克政府和人民建立持久的夥伴關係。我們將堅定不移地爭取以色列與各鄰國實現全面和平,其中包括採取兩國解決方案,一方面保障以色列的安全,另一方面實現巴勒斯坦人民的正當願望,為自己組成名符其實的國家。我們與全世界穆斯林群體進行更廣泛的接觸,將有助於推動重大政治與安全事務取得進展,同時本著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精神在廣泛的議題上促進夥伴關係。

我們正在重建繼續發揮主導作用所依靠的經濟實力,與此同時我們也在努力促進全球繁榮與穩定所必需的平衡與永續成長。這包括為防止再次發生危機在國內外採取有關步驟。我們已經將重點轉移至G-20,以此作為國際經濟合作的主要平台,並正在努力重新平衡全球需求,使美國增加儲蓄及擴大出口,新興經濟體則需要創造更多的需求。我們將爭取達成有助於促進共同繁榮的雙邊及多邊貿易協定,同時加速發展投資,設法縮小不平等造成的差距,擴大市場並支持國外的個人機會和國家能力。

這些促進安全繁榮的努力,透過我們支持的某些普遍的價值觀得到加強。尊重人權和民主價值觀的國家是更成功和更堅強的夥伴,獲得尊重的個人也更有能力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美國認為,不存在所謂追求我國自身的狹隘利益和不停地要求強加我國的價值觀,在兩者之間作出選擇實屬無稽之談。反之,我們認為,支持全世界正義的和平符合我國自身的根本利益–在這樣的世界上,個人,不僅僅是國家,都能獲得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

以我國實力和影響力的基礎為要務,還需要透過我們自己在國內身體力行,以在海外推行普世的價值觀,絕不倚仗勢力將這些價值強加於人。實際上我們正為促進人權,努力加強國際準則,同時對所有和平的民主運動表示歡迎。我們支持脆弱的民主政體發展有關制度,同時將人權納入我們與專制政權的對話,並且支持傳播有關技術,便於人們自由獲得訊息。我們認識到經濟機會是一種人權。我們透過支持全球健康、食品安全及合作應對人道主義危機,促進全體男性和女性的尊嚴。

最後,我們爭取構築一種國際秩序,要求倡導正義的和平,同時必須有利於合作解決我們這個時代面臨的各種問題。這種國際秩序將支持我國利益,但其本身也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新的挑戰將提供新的機會,但只有在國際社會破除相互猜疑的舊習,並建立共同利益的條件下才能得到實現。抗擊氣候變遷的全球努力必須透過各國採取的行動,減少排放並承諾降低排放造成的影響。努力預防衝突並在衝突發生後維持和平,可以制止不安全的因素四處擴散。全球合作預防疾病蔓延也有助於促進公共健康。

實施這項議程並非易事。為了獲得成功,我們必須對構成美國實力的所有因素進行平衡和整合,提高我國在21世紀的國家安全能力。我們必須保持我國常規軍事力量的優勢,同時為戰勝不對稱的威脅增強自身的能力。我國的外交和發展能力必須現代化。為了全面支持我們的各項要務,我國的民事調遣能力也必須加強。我國的情報工作和國土安全措施必須配合我國和盟國及夥伴的國家安全政策。為了與國外公眾有效地進行接觸,我們必須加強協調行動的能力,從而持續獲得全球的支持。

然而,美國最大的財富是我們的人民。全世界的相互聯繫日益密切,抓住機會的能力將引導時代的走向。在這個時代,美國人民將大有可為 -在我國政府內部服務的軍人和平民;在全球運作的各類工商企業、基金會和教育機構;以及充滿活力、能動性和多樣性的公民,在這個越變越小的世界上日益興盛。儘管存在各種危險,但全球化在某種程度上是美國主導能力和美國人民聰明才智的產物。我們具有獨特的條件抓住全球化帶來的希望。

我們的經歷並非十全十美,但是,在歷史召喚我們挺身而出的每一個重要關頭,我們都增強了我國的國家安全,同時為人類進步作出貢獻。繼往開來,我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必須聽取我國人民的心聲,透過國會的貢獻加以改進,並因美國人民的團結一致得到鞏固。我們如果繼續發揚這種精神,就能夠建立一個更和平、更繁榮、更有人類尊嚴的世界。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全文(僅有英文版) ,請見美國在台協會站: https://www.ait.org.tw/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