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 「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致詞講稿 2019年7月5日

Default AIT logo

OT-1952

2019年7月5日

 

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

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致詞講稿

201975

 

交通部林部長,唐數位政委,通傳會陳代理主委,台灣網路治理論壇吳主席,ICANN理事前村先生,各位貴賓,各位女士先生,大家早安!

 

今年我們舉行了一連串名為AIT@40的慶祝活動,慶祝《台灣關係法》的40週年,其中一項就是六月份剛剛結束的「數位經濟與科技月」。正如美國作家威廉‧傑布森(William Gibson)的名言所說:「未來已經降臨,只是分配尚未均勻。」從很多方面來看,「網路治理論壇」的進行過程就是人們首次治理未來的嘗試;而我認為,這項論壇的重責大任,就是必須確保未來利益的分配能夠更加地平均。

 

在我們邁入所有事物都將連上網路的時代,「網路治理」也正快速轉型成為「所有事物的治理」。我們所有人都有義務確保網路能實踐其最初承諾,即帶來一個日益自由的社會,同時也不變成另一項用於壓迫他人的工具。結果如何,實在事關重大。

 

我想特別直接提出三項我們認為在網路治理方面最迫切的挑戰。

 

第一項就是5G世界的網路安全。在座的各位都非常清楚,美國目前正在特別集中精力開發5G網路基礎建設。5G不只與電信設備及其支援軟體有關,也是未來所有轉型科技(包括自駕車、工業機器人、人工智慧及物聯網)的基礎。美國與理念相近夥伴都對使用中國製造的電信設備、軟體及服務一事深感憂慮。如果中國控制了5G基礎設施,那麼它就不可否認地將具備竊取流經其網路數據資料的能力,甚至可以任意癱瘓他國網路。台灣在多年前就已意識到這些風險,並早在五年多前,就已禁止於基礎設施中使用中國製造的電信設備;而直到現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才開始仿效起台灣明智的榜樣。但我們面對的風險並不僅限於5G基礎設施,物聯網世界的基本運作也同樣深受威脅。如果所有東西都連上了網路,那就代表所有東西都能夠被駭客所入侵;要是惡意行為者能夠操縱原始碼和軟體更新,那麼所有的數位便利都將成為潛在的網路漏洞。

 

第二項重大挑戰則是保護民主體制的完整性。一個常被忽略的真相是,確實有人在試圖運用網路的開放性來製造分裂,鼓吹兩極化,甚至是散播徹頭徹尾的不實內容。在民主社會中,應對關於不實訊息、錯誤訊息及外來影響力的挑戰之所以如此困難,正是因為它們會令人懷疑起核心民主價值——例如言論自由及正當程序——之間固有的緊張關係;而該如何在這些相互競爭的價值之間取得平衡,我們還沒有清楚的答案。就像2016年俄羅斯企圖干預美國總統大選,或是根據可靠報告顯示,2018年外來影響力對台灣的地方大選造成衝擊,二者都清清楚楚展現:我們已進入了新的時代。今天我們面對的最大威脅,已不再是搶灘的部隊,而是惡意行為者企圖用我們社會的開放性來對付我們。這些惡意行為者相信,如果透過他們的作為能讓社會更加兩極化,更難區分事實與虛構,更加難以治理,那麼人們就會開始對民主體制失去信心。確保這樣的狀況絕對不會發生,是網路治理社群中所有利益攸關方的集體責任。

 

第三項核心挑戰則是確保未來利益的分配將會更加平均。事實上,數位經濟中絕大部分的經濟收益都流入了極少數人手中。從社會經濟學的觀點來看,網路帶來的「雙贏」效果並不多,更多的情況是「贏者全拿」。僅管產業及新創都十分重要,我們也必須退後一步,好好思考,所有的新興數位科技——尤其是人工智慧——將如何轉化我們所身處的社會。有些專家認為,人工智慧及各項新興數位科技帶來的破壞效果,甚至可能比工業革命還來得大,並將從根本上改變百分之90以上的各項工作。正如當前民族主義及民粹主義對於全球主義的反撲所顯示,當我們未能事先思考重大的社會、經濟和科技改變將對社會造成何種衝擊;當我們未經民主程序同意,就擅自引進此類將帶來重大變革的政策,我們就種下了破壞及分裂的種子。在這方面,唐鳳政委的工作都一直讓我們AIT深受啟發。關於如何運用新興數位科技使政府更加透明及民主,以及數位社會創業家可以如何運用科技來解決社會問題,唐政委不但是台灣、也是全球的先驅領袖。此外,我們也想感謝余宛如委員在支持「社會創新國會」所做的貢獻。

 

我認為上述三項挑戰的解決之道,都是要回到開放網路最初的原始承諾,也就是:民主準則及價值應該被融入在網路治理的每一個面向。不論是作為法治基石的民主價值、多利益攸關方的治理、保護公民隱私,或者是網路自由,都必須是我們所有網路治理討論的基礎。而台灣在這些討論中都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台灣是個高度數位連結且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同時正好也是網路軟硬體供應鏈中的重要一環。在「台灣網路治理論壇」集思廣益下出現的各種想法,不只必須毫不妥協地拒絕將數位科技用以限制數百萬宗教少數族群的自由,拒絕將數位科技用以創造基於人工智慧的社會信用體系,也必須提供務實的解決辦法,以捍衛民主價值,同時去應對關於網路安全的合理隱憂。

 

要做到上述任何一項都非常不容易,但我有信心台灣一定能夠勝任挑戰。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