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克‧歐巴馬總統在與中國未來領袖直接對話會上的演説

美國在台協會 AIT Logo
11月16日, 2009

AIT 正式資料 #: OT-0925C

2009年11月16日, 於中國上海, 中國上海科技博物館, 當地時間下午1:18
歐巴馬總統:你們好。能夠有機會在上海跟你們大家交談,我深感榮幸。我要感謝復旦大學的楊校長,感謝他的款待和熱情的歡迎。我還要感謝美國出色的大使洪博培 (Jon Huntsman),他代表了我們兩國之間的深遠聯繫和相互尊重。我不知道他剛才説什麼,但是希望他説得不錯。(笑聲)

我今天準備先做一個開場白,但我真正希望做的是回答問題,不但回答在座學生提出的問題,同時也回答從網上提出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由在座的一些學生和洪博培大使代為提出。很抱歉,我的中文不如你們的英文,但我期待著這個和你們對話的機會。

這是我首次訪問中國,看到你們壯麗雄偉的國家,我感到很興奮。在上海,我們看到了全球矚目的發展–高聳的大廈、繁忙的街道、創業的動態。這些都是中國步入21世紀的跡象,讓我感到讚嘆。同時,我也期盼看到展現中國悠久歷史的古蹟。明天和後天我會在北京,希望有機會看到壯觀的故宮和令人嘆為觀止的長城。的確,這是一個既有豐富歷史,又對未來的希望充滿信心的國家。

我們兩國的關係也是如此。毫無疑問,上海在美中關係史上是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城市。正是在這裡,37年前發佈的《上海公報》(Shanghai Communiqué)開啟了我們兩國政府和兩國人民接觸交往的新頁。然而,美國與這個城市及這個國家的關係可以追溯到更久遠的過去,直至美國獨立初期。

1784年,美國的國父喬治‧華盛頓主持了「中國女皇號」(Empress of China)的下水儀式。這艘船前往中國海岸,尋求與清朝通商。華盛頓希望看到這艘懸掛美國國旗的船前往世界各地,與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締結新的關係。這是美國人共同的願望–希望航向新的地平線,建立新的、互利的夥伴關係。

在此後的兩個世紀中,歷史洪流使我們兩國關係朝向許多不同的方向發展,但即使在動蕩的歲月中,兩國人民也抓住機會發展了深入的、甚至極不平凡的關係。例如,美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二戰期間,美國飛行員在中國上空被擊落後,中國公民冒著失去一切的危險護理他們。參加過二戰的中國老兵仍然熱情歡迎故地重遊的美國老兵,他們曾經在那裏作戰,幫助中國從佔領中獲得解放。

近40年前,簡單的乒乓球比賽帶來了兩國關係的解凍,使我們兩國建立起另一種聯繫。這種接觸令人意外,但卻恰恰促成了其成功,因為儘管我們之間存在許多分歧,但是我們共同的人性和共同的好奇心得以從中顯現。正如一位美國乒乓球隊員在回憶對中國的訪問時所説:「那裏的人民和我們一樣……這個國家和美國有許多相似之處,但也有很大差別。」

無須贅言,這個小小的契機帶來了《上海公報》的問世,並最終促使美中兩國在1979年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請看在此後的30年,我們取得了多麼長足的進展。

1979年,美中貿易額約為50億美元,今天,年度貿易額已經超過4000億美元。貿易在許多方面影響著兩國人民的生活,美國電腦中的許多元件以及我們身穿的服裝都是從中國進口的,我們向中國出口中國工業需要的機械。這種貿易可以在太平洋兩岸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讓我們的人民過著更高品質的生活。隨著需求趨於平衡,繁榮的範圍將進一步擴大。

1979年,美中之間的政治合作主要奠基於雙方共同面對的競爭對手蘇聯。如今我們享有積極、具建設性、且全面的關係,為我們在當今重要的全球問題上建立夥伴關係打開了大門,這些問題包括:經濟復甦和潔淨能源開發,防止核武擴散和氣候變遷的影響,在亞洲及全球各地促進和平與安全。所有這些問題都是我明天與胡主席會談的內容。

1979年,我們兩國人民的聯繫十分有限。今天,我們看到當年乒乓球隊員的好奇心已經化為許多領域的聯繫,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人數名列第二,而在美國學生當中,學中文的人數增加了50%。我們兩國有近200個友好城市,把我們的社會聯結在一起。美中科學家合作進行新的研究與發現。而姚明是我們兩國人民都熱愛籃球的其中一個象徵而已–令我遺憾的是,此行我不能觀看上海鯊魚隊的比賽。

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伴隨著一個積極變化的時期,這絕非偶然。中國使得億萬人民脫貧,這一成就史無前例,同時,中國在全球問題上也在發揮更大的作用。美國在促使冷戰順利結束的同時,也看見自我經濟的起飛,連帶也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準。

中國有句名言:「溫故而知新。」當然,過去30年中我們也曾遇到挫折和挑戰,我們的關係不是沒有分歧和困難。但是,「我們必然是對手」的概念並非是注定不變的–回顧過去,情況並非如此。由於我們的合作,美中兩國都更加繁榮、更加安全。我們已經看到我們本著共同的利益和相互的尊重去努力所能獲得的成果。

可是,這種接觸的成功取決於理解,取決於繼續進行開誠佈公的對話,相互了解,相互學習。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位美國乒乓球隊員所説的–身為人類,我們有著許多共同之處,但是我們兩國在某些方面仍存在著差異。

我認為每個國家都必須規劃自己的方向。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文化悠久深遠。而美國相對而言是一個年輕的國家,它的文化由來自許多不同國家的移民,以及引導美國民主制度的建國綱領所形塑而成。

這些綱領中提出了對人群事務簡單明瞭的願景,並包含了一些核心原則–不論男女人人生而平等,都享有某些基本權利;政府應當反映民意,並對人民的願望作出回應;商業應該是開放的,資訊應該自由流通;司法保障應該來自法治而不是人治。

當然,美國歷史也不是沒有遇到困難的時候。在很多方面,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們要透過衝突去促進並實踐這些原則對全體人民的承諾,締造一個更趨完善的聯邦。我們曾打過一場很痛苦的南北戰爭,將我國的一部分人口從奴役中解放出來。婦女獲得投票權、勞工贏得組織權、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得到完全的接納–這些都是經過了一段時間才實現的。 非洲裔美國人即使在獲得自由後依然生活在被隔離和不平等的條件下,他們努力不懈,最終才贏得全面、平等的權利。

這一切全都得來不易。但是,由於我們對這些核心原則的堅定信念,我們獲得進展,這些原則指引我們通過了最黑暗的風暴。這就是為什麼林肯(Lincoln)能在南北戰爭中挺身而出並宣佈,這是一場考驗一個孕育於自由之中,「忠實於人人生而平等這一原則」的國家能否永存的戰爭。這也就是為什麼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博士能夠站在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的臺階上,要求美國實踐自身信仰的真正含義。這也就是為什麼來自中國到肯亞的各國移民能夠在美國的土地上安身立命;為什麼所有努力尋求機會的人都能獲得機會;為什麼像我這種不到50年前在美國某些地方連投票都有問題的人,現在能夠出任這個國家的總統。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一直在全世界為這些核心原則而大聲疾呼。我們不尋求把任何政治體制強加給任何其他的國家,但是我們也不認為我們主張的這些原則是我們國家所獨有的。表達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獲得資訊和參政的自由–我們認為這些自由都是普世的權利,所有人都應當享有,包括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團體,不管是在美國、中國還是在任何其他國家。正是對普世權利的尊重引導著美國向其他國家開放,尊重各種不同的文化,致力於遵守國際法,並對未來抱持信念。

這些都是你們應當了解的美國的情況。我也知道中國有很多有待我們了解的情況。環顧一下這座偉大的城市–環顧一下這個大廳–我確信我們兩國有一個很重要的共同點,那就是我們對未來的信念。美國和中國都不想滿足於既有的成就,而止步不前。雖然中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家,但你們顯然也對未來滿懷信心、雄心,和使下一代能比這一代人更有作為的決心。

我們不但欽佩中國日益成長的經濟,也佩服你們在科學研究方面非凡的努力–從你們建設的基礎設施到你們使用的技術,均展現出這種努力。中國現在是世上最大的網際網路使用國–這也是我們今天很高興能把網際網路作為此次活動的一部分的原因。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行動電話網路,它正在投資發展既能維持永續成長,又能因應氣候變遷的新型能源–我期待明天在這個至關重要的領域中深化兩國的合作關係。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中國的未來–年輕一代的聰明才智、奉獻精神和夢想,將為塑造21世紀發揮很大的作用。

我已説過許多次,我相信我們現在的世界是緊密相連的。我們所做的工作、我們建設的繁榮、我們保護的環境、以及我們追求的安全–所有這一切都是眾人共享的。有鑑於這種相互聯繫,在21世紀,權力不應再成為一場零和遊戲;一國的成功發展不應以他國為代價。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堅決表示我們不謀求遏制中國的崛起。恰恰相反,我們歡迎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中一個強大、繁榮、成功的成員–一個靠著像你們這樣的中國人身上所具有的權利、實力和創造力所建立的中國。

回到前面提到的那句古語–回顧過去。我們知道,大國之間選擇合作而非對抗會帶來更大的利益。這是人類不斷學習到的一個教訓,我們兩國的關係史中也不乏其例。我深信,合作必須不限於政府間的合作。合作必須植根於我們的人民–植根於我們共同進行的研究、我們的商業活動、我們所學到的知識、乃至我們的體育運動。這些橋樑必須由你們這樣的年輕人和美國的年輕人共同構築。

因此,我高興地宣佈,美國準備把在中國留學的美國學生人數大幅度提高到10萬人。這種交流是對我們兩國人民之間建立聯繫的明確承諾,而且毫無疑問,你們將協同決定21世紀的命運。我完全相信,對美國來説,最好的特使莫過於我們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和你們一樣,才華洋溢,充滿活力,對未來即將寫下的歷史無比樂觀。

那麼,就讓此一做法成為我們穩步尋求合作的下一步,這種合作有利於我們兩國乃至整個世界。如果能從今天的對話中得到一點啟示的話,我希望那就是承諾今後將繼續進行這種對話。

非常感謝各位。現在我希望回答大家提出的一些問題。非常感謝。(掌聲。)

我只想確定活動進行得順利。順便提一句,這是在美國這類直接對話會中十分常見的一種傳統做法。我們要做的是–如果你想提問,就請舉手。我會叫到你。我會交替回答現場觀眾的問題和學生代為提出的網際網路問題,還有,我想洪博培大使可能會提一個我們透過大使館網站蒐集到的問題。

讓我們開始吧,先看看–我來採取這樣的做法:先叫一位男生,再叫一位女生,然後–這樣輪流,以示公平。好嗎?首先我要請前排這位年輕女士提問。請等一下拿到麥克風再講,讓大家都能聽到。你叫什麼名字?

問:我的名字叫(聽不清),我是復旦大學的學生。自1985年以來,上海與芝加哥就結為姐妹市,兩座城市在經濟、政治和文化方面進行了各種廣泛的的交流活動。那麼,您將採取什麼措施來加深美國與中國各城市間的這種緊密聯繫?上海將於明年舉辦世界博覽會。您會帶著您的家人來參觀世博會嗎?謝謝。

歐巴馬總統: 十分感謝你提出這個問題。我來這裡之前才剛跟上海市長共進午餐,他告訴我,他與芝加哥市–我的家鄉–有著極好的關係,他已經到芝加哥市訪問過兩次。我認為城市之間進行交流是非常好的事。

我與上海市長討論的內容之一是,兩座城市如何能夠在潔淨能源策略上彼此學習,因為把中國與美國聯結在一起的問題之一是:隨著人口成長和對氣候變遷的擔憂,我們如何能夠減少我們兩國的碳足跡。顯然,在美國和許多已開發國家中,按人口、按每個人平均計算,他們使用的能源比起在中國這裡的每個人使用的能源要多得多。但隨著中國的成長和發展,它也將使用更多的能源。因此兩國都十分想要找到新的策略。

我們談到了公共交通及上海正在發展的絕佳的軌道路線。我認為我們在芝加哥和美國可以從正在建造的精良高速軌道工程中學習到一些東西。

在美國,我想我們正在學習建造使用更少能源、節能效率更高的建築。而我知道,就上海來説–我一路過來看到那麼多起重機和那麼多正在建造中的新大樓,我們開始吸收這些新技術十分重要,從而將使每幢大樓在照明方面、取暖方面都做到節能。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向彼此學習的很好的機會。

我知道,潔淨能源將成為上海世界博覽會的一個主要焦點–我從上海市長那裏了解到這一點。因此我將樂於出席。我現在還無法確定我未來的行程安排;但我感到十分高興的是,在上海世博會裏將有一個十分精彩的美國館。我聽説預計將有多達7000萬人來參觀。因此這裡將會人山人海,而且將十分令人雀躍。

芝加哥在歷史上曾舉辦過兩次世博會,那兩次世博會都給芝加哥帶來了很大的推進力。我確信同樣的情況會出現在上海。

謝謝。(掌聲)

讓我們從網上的提問中選一個問題吧。請介紹你自己,萬一 ……

問:我先説中文,再説英語,好嗎?

歐巴馬總統:好的。

問:我提的這個問題來自網際網路。我要謝謝總統先生在您任內第一年就訪問中國,在中國與我們交換意見。我想知道您這次訪問中國為中國帶來什麼,您又將帶什麼回美國?(掌聲)

歐巴馬總統:我這次訪問的主要目的是,加深了解中國以及中國對未來的展望。我與胡主席已經有多次會晤。我們共同參加了應對經濟金融危機的20國集團會議。我們就一系列廣泛議題進行了磋商。但是我認為,美國繼續加深對中國的了解非常重要,正如中國也同樣需要繼續加深了解美國。

至於我希望從這次會晤或從這次訪問中看到什麼成果,除了藉由這個絕佳的機會參觀故宮和長城,並與在座的各位見面–這些都是主要內容–我還打算與胡主席討論一個要點,也就是洪博培大使前面談到的,沒有美國和中國的共識,就無法戰勝許多全球性的挑戰。

我來舉一個具體實例,這就是我們剛剛談到的氣候變遷問題。美國和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溫室氣體排放及碳排放國,這種排放導致地球暖化。如我在前面所説,美國作為一個高度開發的國家,人均能源消耗量和溫室氣體排放量比中國高得多。另一方面,中國的成長速度更快,人口更多。因此,除非我們兩國有意願在這個問題上採取重要步驟,否則我們就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在訂於12月舉行的哥本哈根會議上,世界領導人將努力尋找一項方案,使我們大家都能夠作出各自不同的承諾,對各國承擔的義務有所區分–顯然,因為中國貧困人口多得多,因此不必採取與美國完全相同的行動–但是,在計劃如何減少溫室氣體方面,我們大家都應承擔一定的義務。

這個例子説明了我希望在這次會晤中看到什麼成果–我將與胡主席交換想法,討論美中兩國如何能夠共同發揮領導作用。因為,我可以告訴各位,世界上其他國家將等著看我們如何行動。如果他們認為美國和中國並不認真看待這個問題,那麼他們也就不會認真面對它。這是我們兩國現在肩負的領導責任。我的希望是,透過越來越多的討論和對話,我們能夠向世界進一步展現我們在這許多重要問題上的領導作用。好不好?(掌聲)

好吧,下面該輪到男生了,對嗎?我來請這位小夥子提問。

問:總統先生,午安。我來自同濟大學。我想引用孔子的一句話:「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在《論語》中有一句名言叫「和而不同」。中國倡導一個和諧世界。我們知道美國形成了以多元化為特點的文化,請問您的這屆政府會採取哪些措施來建設一個由不同文化組成的多元化世界?您會採取哪些措施尊重其他國家不同的文化和歷史?我們將來能進行哪些合作?

歐巴馬總統:這一點提得非常好。美國的優勢之一就是我們擁有非常多元的文化。美國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因此,對於美國人長什麼樣不能一言以蔽之。以我自己的家庭為例,我父親來自肯亞,我母親來自美國中西部的堪薩斯州,我妹妹有一半的印尼血統,她又嫁給了一位華裔加拿大人。因此,我們歐巴馬的家族聚會就像聯合國一樣。(笑聲)

而這就是美國的力量所在,因為它意味著我們從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飲食和不同的想法中學到東西,這使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加生氣勃勃。

與此同時,每個國家在相互聯結的世界中都擁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歷史和自己的傳統。因此,我認為對於美國來講重要的一點是,不能自認為對我們有利的東西也一定會給其他人帶來好處。我們在對待其他國家時態度應當謙虛。

但我必須説明,正如我在開場白中所説的那樣,我們確實認為一些基本原則是人類所共有的,不論文化背景為何。例如,在聯合國,我們非常積極地努力確保世界各地的兒童都享有某些基本權利–如果兒童受到剝削,如果他們被強迫做童工,儘管以前在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可能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但是世界上所有的國家現在都應當發展到能以比過去更好的方式對待兒童的程度。這是一種普世價值觀。

我相信在對待婦女的態度上也是如此。我在來這裡之前與上海市長共進午餐並進行了很有意思的討論,他告訴我現在中國大專院校中有很多專業的在校女生實際上比男生多,而且她們學得非常好。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進步指標,因為綜觀世界各地的發展就會看到,一個國家的發展是否成功最重要的指標之一,就是該國女童受教育的情況以及婦女享有的待遇。而那些能夠發揮婦女的聰明才智和能量,並能為她們提供良好教育的國家,通常比那些沒有這麼做的國家有更好的經濟發展。

當然,不同的文化對男性和女性之間的關係可能會有不同的態度,不過我認為美國的觀點是,我們必須申明全世界婦女的權利。如果我們看到女性在一些社會中受到壓迫,得不到機會,或遭受暴力,我們將大聲疾呼。

有些人可能不同意我們的觀點,我們可以就此展開對話。但我們認為有必要恪守我們的理念和價值觀。當然,我們在這樣做的時候必須謙遜,必須認識到我們自己並非十全十美,在很多問題上還有待進步與加強。如果你們問一問美國婦女,她們會告訴你,有一些男性對婦女在社會中的地位還抱著老觀念不放。因此,我們不能説美國解決了全部問題,但我們認為必須為這些普世理念和這些普世價值觀大聲疾呼。

好吧。下面要回答一個透過網際網路提出的問題。

問:您好,總統先生。我非常榮幸能來到這裡見到您本人。

歐巴馬總統:謝謝你。

問:我將讀一個從網上選出的對您的提問,這個問題是一個台灣人提出的。他在提問時説:我來自台灣,現在在大陸做生意。由於兩岸關係近年來不斷改善,我現在在大陸的生意做得很好。因此,當我聽到美國有人要提議–繼續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消息時,我開始感到非常擔心。我擔心這會破壞海峽兩岸的關係。因此,總統先生,我想知道您是否支持改善兩岸關係。當然,這個問題雖然是一位商人提出的,但所有年輕的中國學生其實都非常關心這個問題,所以我們特別希望了解您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謝謝。(掌聲)

歐巴馬總統:謝謝你。我一貫明確表示,本屆政府完全支持一個中國的政策,亦即幾十年前發佈的三個聯合公報所闡明的,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以及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我們不想改變這項政策和這項方針。

我非常高興看到緊張局勢的緩解和海峽兩岸關係的改善,而且我非常盼望和希望我們能繼續看到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在解決很多這類問題時顯著改善關係。

我認為,美國對外政策中,也包括在對中國的政策中,一直尋求的是透過對話和談判解決問題的途徑。我們一貫認為這是最好的途徑。而且我認為,這個地區正在建立的經濟和商務聯繫有助於緩解很多在你們出生前,甚至在我出生前就已形成的緊張關係。

但有些人在考慮這些問題時仍然向後看,而不是展望未來。我更願意展望未來。就像我剛才説的,我認為正在建立的商務關係–當人們認為他們能夠做生意賺錢時,有些因素會使他們的想法變得非常清楚,而不致過分擔心意識形態的問題。我認為這個地區已經開始出現這種變化,而且我們非常支持此一進程。

好吧,該輪到女生了,是吧?就是這一位。等一下,讓我們–哎呦,對不起,他們把麥克風拿回到這邊了。下一個問題我再請你提。
請講,我一會兒到這邊來。請講。

問:謝謝您。

歐巴馬總統:我過一會兒再請你提問。我要先叫她,然後再叫你。

請講。

問:好的,謝謝您。總統先生,我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學生。我想請問一個關於諾貝爾和平獎的問題。依您之見,您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主要原因是什麼?它會給您更多責任和壓力來促進世界和平嗎?它會對您處理國際事務的想法産生影響嗎?非常感謝。

歐巴馬總統:謝謝。這個問題提得很好。我必須説,沒有人比我對我贏得諾貝爾和平獎更感到吃驚。這當然是一項殊榮。基於過去獲獎者的輝煌歷史,我不認為我獲獎是完全實至名歸的。但是,我只能謙卑地接受這一事實,也就是,使委員會受到感動的是美國民眾以及那種不僅讓美國發生改變、而且讓美國對世界的方針發生改變的可能性。因此我想,以某種方式説,雖然他們頒給我這個獎,但我只是一個象徵,代表了我們在處理國際事務方面改變做法的努力。

至於我所感受的重擔,我能擔任總統一職著實為莫大的榮幸。每當我抱怨工作太繁重時,我的妻子總是提醒我:「你可是自願要做這份工作的。」(笑聲)我不知道中國是否有類似的諺語,但是我們美國人會説:「你鋪了床,就得在上面睡覺。」大意是,你在許願時要當心,因為你可能真的會如願。

我們大家都有促進世界和平的義務。這並非總是易事。世界上依然存在很多幾世紀以來尚未解決的衝突。看看中東,有些戰爭和衝突是基於千年之前的爭論。在全球的很多地方,例如非洲,還有一些難以解決的民族和部落衝突。

顯然,目前我身為美國總統,職責之一是擔任三軍統帥,而我的首要任務是保護美國人民。由於911攻擊事件和世界各地的恐怖攻擊造成無辜人民的傷亡,我的責任就是確保我們鏟除這些恐怖組織,並且和其他國家合作解決這類暴力問題。

然而,儘管我不認為我們可以完全消弭國家或民族之間的暴力,我還是認為我們肯定可以減少民族之間的暴力–透過對話、交換意見,以及增進民族和文化之間的理解。

特別是在今天,只要一個人引爆一顆炸彈就能造成大規模的破壞,因此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努力推動促進和平的策略。科技可以是為人類造福的強大工具,但是也能讓少數人有機可乘,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我衷心希望在我和胡主席會面時以及雙方的持續交往中,美中兩國能夠攜手合作,設法減少正在發生的種種衝突。

然而,我們要在這樣做,在我們動用軍隊的時候,還需想到,因為我們是如此強而有力的大國,因此必須時刻反省我們的作為,檢視我們的動機和自身的利益,確保我們不會僅僅因為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們就使用武裝力量。大國強國的責任之一就是,在國際社會中以負責任的態度行事。我希望美中兩國能夠合作創立一個減少全球衝突的國際規範。(掌聲)

好。怎麼樣?Jon–我將讓我的大使提問,我想他有一個透過使館網站提的問題。這是個挑選出來的問題,我想是是由我們美國記者團成員挑選的, 所以……

洪博培大使:對。而且毫不奇怪:「在一個有3億5千萬網民,6千萬部落格的國家,你聽説過防火牆嗎?」第二,「我們該不該能夠自由使用Twitter(推特)?」–就是這個問題。

歐巴馬總統:首先,我要説,我從沒用過Twitter。我注意到,年輕人他們都忙著這些電子玩意兒。我的指頭在電話上打字有些不靈活。但是,我對科技深信不疑,我深信資訊交流的開放性。我以為,資訊交流得越自由,社會就越強大,因為這樣世界各國的公民可以向自己的政府問責。他們會開始獨立思考,從而産生新思想,鼓勵創造性。

所以,我向來都是一個網際網路公開使用的支持者。我大力支持資訊不受管制。這也是我剛才所説的美國傳統的一部分,我認識到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傳統。我可以告訴你們,在美國,我們具有自由的網際網路–或者説上網無限制,是我們力量的一個來源,我覺得應該得到鼓勵。

我應該告訴你們,我應該坦誠地説,作為美國總統,有時候我倒希望資訊傳播沒有這麼自由,因為這樣我就不會老是聽到別人批評我。我覺得人很自然地–當他們在有權有勢的時候就會想,那個人怎麼能那樣説我,或者,那是不負責任的,等等。然而事實是,由於在美國資訊是自由交流的,在美國有許多人批評我,説我什麼的都有,我其實認為這讓我們的民主體制更強大,也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領導人,因為這種做法迫使我傾聽那些我不想聽的意見,迫使我審視我每天的所作所為,看一看我是否為美國人民盡了全力。

我認為網際網路成了這種公民參與的更強大的工具。其實,我能當選總統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我們能夠透過網際網路動員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的參與。開始的時候,誰也不認為我們能贏,因為我們沒有所需的金主,也沒有最有勢力的政治掮客。但透過網際網路,人們對我們的競選活動産生了熱情,他們開始組織起來,聚會,安排競選活動、事項和集會,最後成了真正由下而上的運動,使我們能夠有好的成績。

而這並不僅是政府和政治事務的情形,商業也是如此。大家想想,像谷歌(Google)這樣一個公司,僅在20年前–不到20年前,出自兩位不比你們大多少的人的念頭想法。當時它是一個科學研究案。但突然間,因為網際網路的緣故,他們能夠創立起一個給世界各地商務帶來變革的新産業。所以説,若不是有了網際網路的自由和開放,就不會有谷歌。

因此,我大力支持不對網際網路使用、網際網路上網、以及Twitter等資訊技術設限。我們越開放,就越能夠溝通,這也將有助於讓世界更為緊密。

想一想–在我想到我的女兒瑪莉亞(Malia)和莎夏(Sasha)的時候,她倆一個11歲,一個8歲,她們可以從自己的房間上網,遊歷到上海。她們可以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學習了解任何她們想了解的事情。她們擁有的是一種多麼大的力量。我認為,這有助於推進我們剛才談到的那種理解。

如我剛才所説,科技總有不利的一面。它也意味著恐怖分子能夠以過去也許不可能的方式在網上組織起來。極端分子可以進行動員。所以,開放是有一些代價的,這點不容否認。但是,我認為,好處遠遠超過壞處,還是保持開放為好。這是我對這個論壇有網際網路的部分感到高興的原因。

我再回答兩個問題,下一個問題來自一位男士,我想是。對,就在這裡。給你麥克風。

問:首先,我想説,我非常榮幸能站在這裡向您提問,我覺得我的運氣太好了,您的演説如此清楚,我都用不著這樣一個耳機。(笑聲)

我的問題是這樣的。我的姓名是(聽不清),我是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的學生,我想問您這個問題–有人已經問過您有關諾貝爾和平獎的事情,我不想再問同一方面的問題,我想要問:贏得這樣崇高的榮譽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要知道,我們都想知道,您是如何爭取到的?您得到的是什麼樣的大學教育,幫助您獲得了如此殊榮? 我們都很好奇,我們想請您分享您的大學教育經歷,以便走上成功之路。

歐巴馬總統:首先,我要告訴你,我並不知道有一個能指引你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教學大綱或者課程。(笑聲)所以我不能給你保證。但是我想,獲得成功的訣竅其實就是你現在已經在實踐的。毫無疑問,你們都十分努力,你們在努力學習,你們有好奇心,你們願意思考新的想法,並且自己作思考。你們知道,我現在所碰到的最激勵我的成功典範,是那些不僅願意十分努力工作,而且總是在自我提升的人,他們不斷探索新思路,而不是僅僅墨守成規。

當然,通向成功的道路各不相同,你們之中的一些人將進入政府機構;有些可能想成為教師或教授;也有些人可能想成為商人。但是我想,無論你進入哪個領域,如果你能持續不斷地提升自己,不盡全力絕不滿足,而且不斷提出新問題-「我是否還能用不同的方式來做?」無論是在科學技術還是藝術領域,「是否還有沒人想到過的新的解決問題的途徑?」–我想這樣的人通常能夠超群出眾。

我還有最後一點建議,這個建議曾經使我受益匪淺,那就是我最敬仰的那些成功人士們,他們不是僅為自己著想,而是還考慮超越個人範圍的事情。他們希望為社會作出貢獻。他們希望為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城市作出貢獻。他們希望能夠發揮超出自己個人生活以外的影響力。

我想,我們許多人都會忙於為自己賺錢,買一輛好車,買一棟舒適的房子–所有這些都重要,但是那些真正對世界産生永久性影響的人是因為他們有遠大的理想。他們問自己:我該如何幫助更多的人免於饑餓?我如何幫助沒上過學的兒童接受教育?我如何幫助以和平方式化解衝突?我認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最終對世界産生重大影響。我相信,只要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繼續努力下去,就能夠産生這樣的影響。

還有問題嗎?好,這是最後一個問題。很遺憾,時間過得真快,最後回答一個網友的提問,因為我希望確保我們這三位出色的學生都有機會提問。

問:總統先生,很榮幸能提最後一個問題。我是復旦大學的學生,今天我也是中國青年[聽不清]的代表。我想這是一個來自北京的問題:非常關注您的阿富汗政策。他想知道,恐怖主義是否仍然是美國最大的安全威脅?您如何評估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它是否會演變成另一場伊拉克戰爭?非常感謝您。

歐巴馬總統: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首先,我依舊認為美國安全面臨的最大威脅是像「基地」組織那樣的恐怖主義網絡。原因是,雖然他們人數很少,但他們已經顯示他們毫無人性,不惜濫殺無辜民眾。由於今天的技術,如果一個這樣的組織得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例如核武、化學武器或生物武器–並且在一個城市使用,無論是在上海還是紐約,少數幾個人就可能殺害數萬人甚至數十萬人。因此,這的確構成極大的威脅。

我們最初進入阿富汗的原因是因為當地有「基地」組織,塔里班接納了他們。現在他們已經越過阿富汗邊界進入巴基斯坦,但他們在該地區保持了與其他極端主義組織建立的網絡。我確信,我們有必要維持阿富汗的穩定,使阿富汗人民能夠保護自己,同時作為夥伴來幫助削弱這些極端主義網絡的力量。

顯然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我的工作中,最難做的決定之一就是命令年輕人奔赴戰場。我經常要會見那些陣亡官兵的父母親,那些軍人再也無法回家。這對我是一個精神重擔,我為此感到沉痛。

幸運的是,我們的武裝部隊–這些從軍的年輕人–他們對於為國奉獻有堅定的信仰,自願上前線。我相信,透過更廣泛的聯盟,包括我們的北約盟國和其他貢獻力量的盟友–如澳洲–我們有可能幫助訓練阿富汗人,使他們有一個能夠發揮作用的政府,擁有自己的安全部隊,然後我們可以逐步撤回我們的部隊,因為到那時已經不存在塔里班下臺後所形成的真空。

但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並不容易。我認為,要最終擊敗這些恐怖主義極端分子,我們必須理解這不僅僅是一項軍事行動。我們還要知道是什麼驅使年輕人變成恐怖分子,他們為什麼願意充當自殺炸彈客。顯然,這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其中包括對宗教的曲解,使人們誤認為這種暴力行為是正當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地之所以發生那些事件,原因之一是那些年輕人沒有受過教育,也沒有機會,所以他們在生活中看不到出路,這使得他們以為那樣做是唯一的選擇。

因此,我們在阿富汗要做的事情之一是尋找途徑來培訓教師,建立學校,改善農業,給人民更大的希望。這樣做不會改變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之流的想法,他們的意識形態是根深蒂固的,就是要打擊西方。但這樣做會改變那些他們想要招募的年輕人,這很重要。從長遠來看,這至少和我們所能採取的任何軍事行動同等重要,甚至更為重要。好嗎?

好。我感到非常愉快。非常感謝各位。首先我想説我非常欽佩你們每一個人的英語水準,顯然你們都很用功。有機會和大家見面使我感到美中關係的未來充滿希望。

我希望你們很多人有機會來美國旅行和訪問。你們會受到歡迎。我相信你們會發現美國人民對中國人民是很熱情的。我深信,有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和我所知道的美國年輕人,我們兩個偉大的國家將繼續繁榮昌盛,並幫助創造一個更和平、安全的世界。

因此,非常感謝各位。謝謝你們。(掌聲)

中國當地時間下午2:0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