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總統關於強化情報與飛航安全的演講 2010年1月7日

OT-1002C |

各位午安。在聖誕節的恐怖攻擊未遂案發生後,我下令立即展開的檢討工作已經完成。我剛才聽取了檢討結果與改革建議,我也信讓美國人民瞭解我們採取的防止攻擊與維護國家安全的新措施是很重要的。

 

今天下午,反恐與國土安全顧問布瑞南 (John Brennan) 將討論他對我們的恐怖份子觀察系統的檢討 — 究竟我國政府為何未能把現有的點連結起來,如此一來當時就可能阻止一名已知的恐怖份子登上一架飛往美國的飛機,也會討論我們將會採取什麼措施來避免重蹈覆轍

 

國土安全部長納波利塔諾 (Janet Napolitano) 將討論她對飛航檢查、技術與程序的檢討 — 究竟那名恐怖份子如何攜帶爆裂物登上飛機,差一點就奪走將近三百條無辜的性命,以及我們該如何強化未來的飛航安全。

 

因此今天我想只簡短地總結一下他們的結論,以及我下令來處理這些問題的措施。

 

在這個不斷改變的世界裡,美國的第一道防線就是及時、正確的情報,我們的情報是公開共享、經過整合與分析的,並且是快速且有效行動的根據。這是由911攻擊之後的情報改革主要達成的。這也是我們的情報單位每天在做的事。但遺憾的是,在聖誕節前夕卻非如此。目前也清楚知道漏洞是以三種廣泛且混合的方式發生的。

 

首先,雖然我們的情報單位已經對葉門的基地組織分支知之甚詳— 也就是基地組織阿拉伯半島分支 — 知道他們企圖攻擊美國,也在招募執行的人員 — 但是情報單位卻沒有積極追蹤,把可能的美國國土攻擊行動相關情報列為重點。

第二,這一點要歸咎於更重大的分析疏忽 — 未能將散佈於我們各情報單位的情報點連結起來,否則就會透露出阿布都穆塔拉布 (Abdulmutallab) 正計劃發動攻擊。

 

第三,接下來就是觀察名單系統的缺點了,造成了這個人沒有被放在「不得搭機」的名單上,因此也讓他登上那班由阿姆斯特丹飛往底特律的飛機。

總而言之,美國政府手上早有資訊 — 散佈於系統各處 — 可能得以揭發這起陰謀並破壞這次攻擊。並不是沒有蒐集或分享這個情報,而是沒有連結並理解我們已有的情報。

 

這也是為什麼在聖誕節之後那幾天,我們採取了快速的行動,包括檢討並更新恐怖份子觀察系統,把更多人加進「不得搭機」的名單裡,並指示我們的大使館與領事館把最新簽證資訊加入有恐怖份子聯繫或疑似恐怖份子聯繫的人員警告中。

 

今天,我下令施行一系列的附加糾正措施,橫跨多個政府部會。廣泛而言,可以歸納為四大領域。

 

第一,我指示我們的情報單位立刻開始指派明確的責任,來調查所有高優先順序的威脅線索,以便追蹤這些線索並積極採取行動 — 不只是多數時候要做到,而是無時無刻要做到。我們一定要追蹤我們有的線索,而且一定要追蹤到將破除陰謀為止,而這就表示要清楚地劃分責任。

 

第二,我下令情報報告,特別是牽涉到對美國具有潛在威脅的報告,一定要迅速並廣泛地發佈。我們不能對能保護美國人民的訊息坐視不理。

 

第三,我下令強化我們的分析程序 — 我們的分析專家處理和整合他們接到的情報的方式。我們的國家情報局局長布萊爾 (Denny Blair) 將帶頭改善我們的日常工作。情報顧問委員會將審查在資訊時代下,對廣大的情報範圍與資料進行過濾的長期挑戰。

最後,我下令立即強化用來新增個人到我們的恐怖份子觀察名單的標準,特別是「不得搭機」的清單。我們一定要做得更好,讓危險人物遠離飛機,同時繼續促進航空旅行。

 

這些改革全部加總起來,將改善情報單位蒐集、分享、整合、分析和對情報採取快速並有效行動的能力。簡而言之,這些改革將幫助我們的情報單位更善盡其責,並保護美國人民的性命。

 

然而即便是最好的情報,也無法事先辨識出每個想傷害美國的人。因此我們需要安全措施— 在機場、港口、邊境,並且透過我們與其他國家的夥伴關係 — 來杜絕恐怖份子進入美國。

 

在阿姆斯特丹機場,阿布都穆塔拉布跟其他乘客接受同樣的檢查。他也被要求出示他的文件 — 包括有效的美國簽證。他的隨身行李也接受X光檢查,他也通過了金屬探測器檢查。但是金屬探測器無法偵測出縫進他衣服內的爆裂物。

 

正如納波利塔諾部長將要說明的,阿姆斯特丹機場確實使用了可能偵測出爆裂物的檢查技術,但不是在阿布都穆塔拉布通過的那些關卡。事實上,世界上多數機場 — 包括美國 — 都還沒有那些技術。確實沒有任何萬無一失的方法能保護每天成千上萬進入美國的飛機,無論國內或國外。需要的是在許多領域進行重大投資。這也是為什麼,早在聖誕節攻擊發生前,我們就增加了在國土安全與飛航安全方面的投資項目,其中包括追加十億美元,增添保護我們機場所需的新系統與技術 — 更多的行李檢查,更多的乘客檢查與更先進的爆裂物偵測能力,包括提升我們偵測這次聖誕節攻擊使用的那種爆裂物的能力。這些都是重大投資項目,它們會讓我們的天空更安全,更有保障。

 

正如我這週宣佈的,自聖誕節之後我們已施行了大範圍的措施來改善飛航檢查與安全,包括政府內部處理簽證,以及強化從特定國家起飛或過境的乘客檢查的新規則。

今天,我也下令國土安全部採取附加措施,包括:強化我們的國際夥伴關係,以改善世界各地的飛航檢查與安全;增加已有先進爆裂物偵測技術的使用,包括成像技術;以及積極與能源部與國家實驗室合作,發展並部署下一代的檢查技術。

 

當然,沒有一種解決方法是滴水不漏的。我們發展新的檢查技術和程序的同時,我們的敵人將尋找新的方式來閃避,這次聖誕節攻擊就是一個例證。在為了保國衛土永無止盡的這場競賽裡,我們必須領先我們狡猾的敵人一步。設計這些措施的目的便在於此。我們也要繼續與國會合作,確保我們的情報、國土安全和執法單位有他們需要的資源,來維護美國人民的安全。

 

我下令進行上述兩項立即的檢討工作,以讓我們能立即採取行動,捍衛我們的國家。但是在未來幾週和幾個月內,我們要延續長期且密集的分析與評估工作,好讓我們能不遺餘力尋找更好的方式保護美國人民。

我已一再明白表示 — 無論是公開對美國人民或私下跟我的安全團隊都說過 — 我會在我的幕僚、各部會與部會內的人員沒有以最高標準履行責任時,對他們追究責任。

 

在檢討過程的這個階段,顯示出這次事件不是某個個人或組織的疏忽,而是一個跨部會的全面失職。因此,在我下令履行的糾正工作以外,我也指示各部會首長建立內部的責任檢討,並且要我的國家安全幕僚監督他們的作為,我們會衡量進展。布瑞南會在三十天內向我回報,此後也會定期向我報告。這些部會 與它們的首長,要負責執行這些改革,失職者就會對他們追究責任。

 

此外,比起推卸責任,我更希望能從錯誤中學習還有糾正錯誤,好讓美國更加安全。因為最終,責任還是在我身上。身為總統,我肩負嚴肅的責任要捍保國衛民。當這個體系出了問題,我就應該負責。

 

在過去兩週,我們再次被我們面對的挑戰給提醒,我們要保護國家對抗處心積慮要殲滅我們的敵人。雖然激情與政治經常矇蔽了等在前方的艱難工作,但是讓我們看清楚這個時刻需要的是什麼。我們正在打仗,我們正在對基地組織開戰,一個無遠弗屆的暴力與仇恨網絡,曾經在9月11日對我們發動攻擊,奪走了近三千條無辜的性命,而且還密謀再次攻擊我們。我們將會用盡辦法將他們擊垮。

 

而我們已經有了進展。基地組織的領導階層已經受到牽制。我們與夥伴們緊密合作,包括葉門,以期能對基地組織領袖施以重擊。我們在國內外都已破壞了許多恐怖陰謀,拯救了許多美國人的性命。

 

我們也清楚絕大多數的回教徒都排拒基地組織。但是基地組織顯然想多招攬沒有已知恐怖份子聯繫的個人來執行他們的陰謀,不只是在中東地區,還有非洲等地。因此我已經指示我的國家安全團隊制定新的戰略,來解決招募這種個人成員帶來的獨特挑戰。我們一定要與全世界的回教徒做清楚的溝通,讓他們知道基地組織能夠提供的,只有一個不幸及死亡的失敗願景 — 包括殘殺其他的回教徒 — 反之美國則是與尋求正義和進步的人並肩努力。

 

為了追求那樣的進步,我們在世界各地的回教界尋求新的開始,希望能基於互利與互重交往,並且彼此合作來實現所有人類的想望 — 受教育、有尊嚴地工作、生活在和平與安全之中。這是美國所相信的,這個願景遠比那些暴力極端份子的仇恨更加有力。

 

在國內,我們會強化我們的防衛,但我們不會甘於受困心態,犧牲掉我們身為美國人所珍惜的開放社會、種種自由與價值,因為偉大且自豪的國家絕不會臣服並躲在懷疑與不信任的高牆之後。那正是我們的敵人的目的,只要我還身為總統,我們就不會把這種勝利交到他們手上。我們會自己定義我們國家的特色,絕對不會讓某些殘殺無辜男女與孩童的人得逞。

 

有鑒於此,我們每個人 — 每個美國人,每個選出來的官員 — 都可以盡一己之力。我們不該因此逃遁到犬儒主義與分化之中,而是應該向前邁進,帶著信心、樂觀與團結的態度,這些也正是定義我們這個民族的特色。目前不是分黨派的時候,全民應該超越黨派,以我們國家安全所需的嚴肅意志,團結一致,齊心合作。

 

這就是堅強面對暴力極端主義的意思,這就是我們贏得這場戰爭的方式,也是我們捍衛我們的國家,並將它更安全且強盛地交給下一代的方式。

 

謝謝各位。

 

 

此正式資料於美國在台協會網站公佈

全球資訊位址:http://ait.org.tw/zh/news/officia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