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區域性架構:原則與重點 美國國務卿柯林頓演講

OT-1003C | 亞洲的區域性架構:原則與重點 

美國國務卿柯林頓演講

夏威夷檀香山市

傑弗遜紀念廳伊民中心

2010年1月12日

 

國務卿柯林頓:非常感謝大家。查爾斯,感謝你的熱情介紹。我很高興能在「東西中心」進入50週年之際來到這裡,來到這所座落在這個最不一般的地方的美麗校園。看到有這麽多朋友在座,也令我萬分高興。我高興地看到林格(Lingle)州長和韓納曼(Hannemann)市長,我在參議院的同事阿卡卡(Akaka)參議員,亞伯克倫比(Abercrombie)眾議員,夏威夷州參議院主席Hanabusa女士,日本駐美國大使藤崎(Fujisaki)和美國駐日本大使魯斯(Roos)。我還高興地看到一些比爾和我曾有幸與之共事的為這個州效力過的老朋友們,其中當然包括前州長約翰•威希(John Waihee)和夫人林恩,以及前州長有吉良一(Ariyoshi)和夫人瓊。我也知道在座的還有澳洲、日本、菲律賓、密克羅尼西亞和馬歇爾群島的總領事,當然還有這所大學的校長格林伍德(Greenwood)。各位理事會成員,如果你想得到熱情洋溢的介紹,一定要到這樣一個三分之一的成員都由你指定的地方來。(笑聲)查爾斯完成了這個任務。太平洋司令部的高級指揮官今天在座,令我感到榮幸。我剛與他們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會晤。還有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他主管我們與整個亞太地區的關係,每天他都感謝我給了他這個好差事。

 

在我開始闡述這個關於我們在亞洲的前景的極其重要的主題之前,我想就海地的情況簡單說幾句。我們正在收集有關這次嚴重震災、地震位置以及海地人民受災情況的訊息。美國正在向海地和該地區其他地方全力提供援助。我們將調動軍事和民間力量,提供救災及人道援助。我們為受災民眾、他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祈禱。

 

1959年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建議創立一個彙集東西方思想家的機構以來,我們今天要談的這個地區所發生的巨變令人難以想見。在貴中心成立以來的50年中,其他任何一個地區的變化都無法與這個地區相比。這種進步是數十億人勤奮努力和創新的結晶。美國積極接觸、保障安全和提供援助的努力也使這種進步得以持續。

 

「東西中心」是這個巨變中的一員,促成觀念的形成並幫助培訓專家,其中包括率先倡導微型貸款和農村經濟發展的一位年輕女性,她就是我們總統的母親。我要感謝你們所有人的努力,你們提高了對這個地區及全世界當今面臨的主要經濟、政治和安全問題的認識和理解。

 

至今——新政府上任已接近一年——應可明顯看到亞太關係是美國的一項重點。歐巴馬總統在夏威夷和印尼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時代,他的世界觀反映了他對亞洲及亞洲人民的了解和尊重。我堅信我們應當加強與太平洋彼岸以及整個亞洲的關係。據我所知,總統本人期盼著2011年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在他的家鄉檀香山召開。(掌聲)你們的國會議員、州長、市長及其他人都告訴我,現在最難做的決定是為各國領導人設計什麽樣的夏威夷襯衫。

 

由於這些原因以及更多的原因,我們從去年一月開始為重振亞太關係打基礎。我就任國務卿後第一次出訪就是前往亞洲——事實上,這次將是我在過去十一個月中第四次訪問該地區。歐巴馬總統出席了在新加坡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高峰會,並訪問了中國、日本和韓國;我們支持定期舉行20國集團(G-20)領袖高峰會,並且主張亞洲強有力的參與,以反映全球金融和政治力量的新格局;我們舉行了首屆美國-東協峰會;我們簽署了有助於美國在該地區保持強大軍事部署的《關島國際協議》(Guam International Agreement);我們還簽署了《東南亞國家協會友好合作條約》(ASEAN 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歐巴馬總統和夫人接待的第一位來訪的外國領導人是來自亞洲的印度總理辛格,這並非巧合。

 

因此,我們正在努力深化歷史上已有的關係,建立新的夥伴關係,與現有的多邊組織為尋求共同利益進行合作,並在與各國政府聯繫之外與這個廣袤地區每一個角落的人民直接接觸。

 

我們的出發點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前提:美國的前途與亞太地區的前途緊密相連;而這個地區的前途有賴於美國。美國十分願意繼續發揮其傳統上的經濟與戰略領導作用,而亞洲也十分願意美國繼續作為一個充滿活力的經濟夥伴並發揮有助於穩定的軍事影響力。

 

從經濟上來說,我們已經密不可分。美國公司每年向亞太國家輸出價值3200億美元的貨物和服務,創造千百萬份待遇優厚的工作。我國數十萬軍人為亞太地區提供安全,這項任務我國軍隊已承擔了幾代人的時間。正如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Robert Gates)指出,美國在亞洲不是一個來去匆匆的大國,而是一個長駐大國。

 

反之亦然,亞洲在美國的影響也很重要。這個地區是1300多萬美國人的祖籍地。一代人以前還十分貧困的一些亞洲國家,現在躋身於生活水平最高的國家行列。東亞已經超過了到2015年將極端貧困人口在1990年基礎上減少一半的千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

 

亞洲在應對全球安全和人道挑戰方面也是必不可少的。亞洲國家正在幫助防止在伊朗發生核擴散,在阿富汗建立學校和診所,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維持和平,在非洲之角海域打擊海盜活動。

 

但同時,亞洲的進步並非已成定局。亞洲不僅有新興大國,也有被孤立的政權;不僅面臨長期存在的挑戰,也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核擴散、軍備競賽、自然災害、暴力極端主義、金融危機、氣候變遷和疾病等危險都不受國境的限制,而構成共同的風險。

 

我們必須承認,亞太地區的不同國家面臨各自不同的挑戰。有些國家在政治上取得了比經濟上更大的進步,而另一些國家則相反。有些國家正在鞏固改革成果,而另一些國家正在持續不斷或死灰復燃的動蕩中掙扎。區域合作必須考慮到這些不同的挑戰,並為大範圍的繁榮與政治進步創造更多的機會。

 

從戰略上看來,一個核心事實是:這個地區在面對上述挑戰與機會時,不斷變化著的各類行為體正在發揮影響力,既有中國和印度這樣的新興大國,又有日本、韓國和澳洲這樣在過去一直領先的國家,還有像印尼這樣影響力與日俱增的東南亞國家。美國不僅繼續擁有能動、持久的雙邊關係,而且在幫助各國及整個地區應對其困難方面也發揮主要作用。這種新局面要求我們必須搭建新的機構性架構,以最有效地實現合作前景,建立互信,減少競爭摩擦。

 

多年來,亞洲國家領導人一直在談論加強地區合作,而亞洲的經濟、政治和安全架構也在演變之中。地區性機構在亞洲的演變中已經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展望未來,我們知道這些機構可以——我認爲也必須——更好地發揮作用。這是我在過去一年中與很多亞洲國家領導人和普通百姓談話時得到的共同訊息。現在,不僅有可能,而且更有必要加強區域合作。

 

現在,就像這棟建築和其他任何建築的架構一樣,國與國之間的區域架構也必須有一個堅實的基礎。今天,我想概要地說明一下將指導美國繼續與本地區進行積極接觸和發揮領導作用的原則,以及我們處理多邊合作問題的做法。在確定這種做法的過程中,我們與亞太夥伴進行了廣泛的磋商,我還期待在我即將進行的訪問中及今後幾個月中繼續就此進行討論。

 

首先,美國的同盟關係是我們進行區域參與的基石。美國與日本、韓國、澳洲、泰國及菲律賓的同盟關係都屬於現代歷史上最成功的雙邊夥伴合作關係。這些關係所促成的安全和穩定已成為該地區成功和發展的關鍵條件。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和戰略利益使幾代人在這一基本上和平的地區成長和發展,它們對維持穩定與安全仍十分重要。我們在雙邊關係上的努力完全符合並將有助於加強亞洲的多邊關係組合。

 

除了我們通過條約建立的同盟之外,我們還致力於加強與其他主要參與國的關係。我們正在與印度開展戰略對話,與中國進行戰略與經濟對話,與印尼建立全面夥伴合作關係。我們正在加強與越南等新合作夥伴以及新加坡等長期合作夥伴的關係。加強多邊合作應該也必須尊重和發展久經考驗的雙邊合作關係。

 

其次,區域性機構和努力應促進我們的明確並逐漸得到認同的目標。這些目標包括加強安全和穩定、擴大經濟機會和發展、促進民主和人權。

 

為了推進地區安全,我們必須應對核擴散、領土爭端和軍備競賽等問題,這些是二十一世紀將面臨的持久威脅。

 

為了增加經濟機會,我們必須集中精力減少貿易和投資壁壘,提高市場透明度,推廣更加平衡、包容、持久的經濟成長模式。亞太經合會等地區組織已在這些領域獲得可觀進展。除此,美國正在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合作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貿易談判,並以此為機制改善許多主要亞太經濟體之間的關係。

 

為了繼續推動政治進步,我們必須支持保護人權和促進開放型社會的努力。我們讚賞東南亞國協2008年12月在該組織新章程生效時決定成立新的跨政府人權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我們希望,該委員會和其他地區性行動計劃最終將有助於促進整個地區對基本自由和人類尊嚴的尊重。

 

第三,我們的機構必須具有效益並側重於產生實效。這是歐巴馬總統和我自就職以來的一項重點目標。我們認爲,過去20年中亞洲的崛起為該地區的進步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機會。

 

成立和運作地區組織應該以具體而務實的精神為動力。更為重要的是,組織機構應產生實效,而非徒具虛名。

 

對話是任何多邊機制的關鍵。然而,隨著亞洲國家成為地區和全球參與者,我們必須逐漸側重於行動。機構應經常如實地評估其進展,並強調所有參與者都應發揮積極作用。

 

例如,2004年南亞和東南亞遭受海嘯襲擊之後,全世界目睹了具體的集體行動和嚴格追求實效的做法如何在災難發生時為人們帶來希望。除了向海嘯災區迅速提供援助之外,救災工作推動了整個地區的合作,幫助締造了持久的政治、軍事及民間關係,強化了我們透過集體行動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我們應從這一範例中獲得啟迪,以同樣的緊迫感和效率來迎接氣候變遷、食品安全及其他挑戰。我感到自豪的是,美國一直並將繼續在這一地區發揮領導作用。就在過去一年裡,我們在軍民救災工作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為菲律賓等遭受龍捲風襲擊的國家減輕了災害後果。

 

為了取得穩固成效,各種機構都需要接受有效管理。這並不是說每個組織都要利用同樣的機制作出決定,但它確實意味著每個組織都應採納有效的決策程序,並適時發揮不同的作用和承擔不同的責任。與此同時,建設認真努力的多邊機構要求我們必須分擔管理的重擔。鼓勵不勞而獲地搭便車和最低限度參與的體系注定要失敗。

 

因此,在安全問題上我們渴望加強東南亞國協區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美國將繼續參加這個論壇,我們希望在最近一些成功實例的基礎上繼續努力,其中包括去年五月首次舉行的軍民聯合救災演習。東南亞國協區域論壇應努力實現去年七月在泰國舉行的會議上所提出的願景,為救災和人道主義行動承擔更大的責任。美國隨時準備為促進這類行動提供援助。該論壇公開承認緬甸問題及其他區域人權問題將對區域和平與安全產生重大影響,它應當以此為基礎繼續努力。我在雅加達設置一個駐東南亞國協的大使級職位就是為了強化這個體制化的進程。

 

第四,我們必須在力求取得這些成效時努力保持和增強靈活度。現在,在某些情況下,大型多邊機構可能缺少必要的工具來處理具體的問題。在適當的領域,我們將參加以應對具體挑戰為目標的非正式磋商,並將支持那些促進週邊國家共同利益的次區域機構。

 

另外一個實例是六方會談,它展示了旨在促進共同利益的非正式磋商的潛能。該地區的重要參與方一直在共同努力,爭取以可核查的方式實現北韓去核化。我們知道,向全面地、不可逆轉地實現北韓去核化的目標邁進將增進亞太地區各個國家的安全,我們正在與我們的夥伴共同努力,爭取在近期內恢復六方會談。

 

我們已與湄公河下游的國家增強了聯繫。我們與日本和澳洲、以及日本和韓國進行了三邊戰略對話。我們通過非正式磋商來指導在馬六甲海峽(Malacca Straits)地區的合作。這些都是這種多邊主義怎樣能產生有效成果的實例。我即將前往澳洲,國防部長蓋茨與我將在那裡以二對二的方式與澳洲有關官員會晤。因此,我們歡迎今後以這種方式接觸的機會,例如與日本和中國以及日本和印度進行三邊對話。

 

當我們談到次區域機構時,我們確實認爲東南亞國協是一個重要的成功範例。它作出了有魄力的決定,將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安全領域一體化。我們相信,一個強大的、一體化的東南亞國家聯盟將為更廣泛的穩定與繁榮的區域利益作出貢獻。因此我們將繼續支持東南亞國協,同時我們還將繼續根據業已加強的《增進美國-東協夥伴關係計劃》(U.S.-ASEAN Enhanced Partnership)和以經濟為重點的《美國-東協貿易與投資框架協議》(U.S.-ASEAN 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來加強能力建設工作。為此歐巴馬總統與東南亞國協的十位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了史無前例的重要會議。

 

我知道,有些人聽到這一連串縮寫簡稱時,可能會感到茫然,但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些區域性組織對於其中的參與者來說十分重要。美國如果不參與,就是缺乏尊重、缺乏接觸意願的表現。因此,我在就任美國國務卿伊始便十分清楚地表明美國將會參與。我不知道是否能夠馬到成功,但我知道我們在外交領域已經在全力以赴。

 

我們還看到了包括東南亞國協區域論壇、東協+3( ASEAN+3)及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在內的新的組織,我們希望我們將能積極參與其中多個組織的工作。

 

第五,身為亞太地區國家,我們需要確定哪些組織將成為決定性的區域機構。因此,儘管我們尊重一些國家自己建立的組織——有些剛成立不久——並將與之合作,但我們必須加強完成努力確定哪些組織能夠最有效捍衛並促進我們共同前途的工作。

 

每一個機構都有其作用和目的,但具有決定性的機構將包括所有的利益相關者。其中有些可能由來已久,如亞太經合會;有些可能成立於近期,如東亞高峰會;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它們是新舊機構的結合。這是一個我們必須通過磋商和協調共同回答的關鍵問題。

 

歐巴馬總統在去年訪問東京期間表達了美國準備全面參與這些新機構的意願。作為這一戰略的一項內容,我們提議與亞洲夥伴和盟友就美國如何在東亞高峰會上發揮作用、東亞高峰會將在更廣的機構格局中處於何種位置、以及如何安排主要區域性會議從而能使各方最有效地利用時間等問題開始磋商。

 

一個繼續存在的需要是,要有一個旨在以共同的原則和目標為基礎,促進地區經濟穩步融合的機構。我認爲,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必須參與亞太經合會,確保它朝著履行這一職責的方向發展。

 

美國在亞太各種機構中的參與和領導作用——從我們對亞太經合組織的支持和貢獻到我們對印度洋海嘯的反應——可以讓各方受益。我們能夠以其他地區性角色所無法效仿或在某些情況下無法得到信任的方式提供資源和促進合作。然而,沒有任何國家——包括我國在內——應謀求主宰這些機構。但是,美國的主動和積極參與對這些機構的成功至關重要。

 

我們在重新審視我們的合作框架時應記住,權力並非只集中在政府手中。我們應該發展那些能夠發揮非政府團體積極作用的組織——如公民社會運動,致力於推動發展的非政府組織、以及在發展中發揮重要和建設性作用的工商企業等。我們應該尋找更多途徑,促進軍隊與軍隊之間的合作,減少不信任和誤解。

 

我明天前往澳洲,期待與陸克文(Rudd)總理舉行會談。他一直帶頭推動區域對話。我們珍視他的貢獻,我將藉這次訪問和我在紐西蘭及太平洋群島停留的機會,繼續我們的磋商。

 

亞太地區人民經歷了數百年的動蕩。我們合作的最終目的應該是消除疑慮——它作為這一地區動蕩歷史的產物依然存在——並代之以一個開放、誠信和給我們全體人民帶來進步的未來。

 

我在今天早些時候參觀了亞利桑那號艦我相信這對每個人,就像對我一樣,始終是一個感人的經歷。正當我們準備離開紀念館時,達納爾中將(Darnell)告訴我他最近接待了來自越南的官員。當他們從紀念館出來時,海軍在等待他們的船上掛起了一面越南國旗。那是一個令人驚愕的時刻,對雙方都是如此,對我們的越南客人肯定如此,對美國方面也一樣。還有哪個國家會這麽做?還有哪個國家會為過去的敵人、競爭對手、一個有著不同制度和不同文化及觀點的國家的成功、繁榮與發展喝彩?

 

因此,我認爲,毫無疑問——如果本屆政府開始執政時有懷疑的話——美國已經重返亞洲。但我要強調的是,我們不僅重返,而且會留下來。(掌聲。)

 

僅在兩個世代的時間裡,亞洲已經成為一個新舊交替並存的地區——從大豆生產發展到衛星升天,從偏遠的鄉村發展成光鮮的都市,從傳統書法走向即時訊息,而最重要的是,從宿怨深重轉向新的夥伴關係。

 

我們在這個區域的合作必須反映新的現實和蘊藏在這裡的非凡潛力。美國期待著擴大參與和與合作夥伴的共同努力,幫助我們自身和這一地區發揮潛力,創造非凡的未來。

 

非常感謝各位。(掌聲。)

 

莫里森先生 (東西中心主任):我們非常感謝國務卿這麼激勵人心的演講。我想讓她知道這棟建築是出自著名華裔美籍建築師貝聿銘之手,而且我們相信您所構築的架構將會跟他的架構一樣成功。

 

現在我們約有十分鐘可以接受提問。

 

柯林頓國務卿:當然,沒問題。

 

莫里森先生:讓我看看能不能從學生開始。這位是維傑。

 

問:柯林頓國務卿 —

 

莫里森先生:請報上您的大名與國籍。

 

 

問:好的。我叫維傑保羅查特基。我是東西方中心亞太領導計劃的學生研究員,我本身就來自夏威夷的檀香山。

 

柯林頓國務卿:真是個好國家。(笑聲)

 

問:柯林頓國務卿,非常感謝您藉由在此發表如此重大的政策演說,來共同歡慶東西方中心的50週年。我的問題跟2011年的亞太經合會有關,正如您所言,將會在此地,夏威夷的檀香山舉行。不知您是否願意提供一些建言和指導給夏威夷州的首長與人民,要如何利用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來展現歐巴馬總統的出生州與出生地。

 

柯林頓國務卿:我不覺得要展現夏威夷需要花什麼力氣。(笑聲)我很希望每個月出訪的時候都從這裡過境,不過這樣的話意圖就太明顯了。(笑聲)所以我對自己實施嚴格控管,等了近一整年才又到這裡來。

 

說真的,我認為夏威夷這個東西方文化交匯處擁有相當獨特的機會。此外你們有很多聰明絕頂、經驗豐富的領袖和專家,不只是在這所大學和這所中心裡,在整個州也是人才濟濟,大家可以一起推出一個計劃,不僅能展現這裡的文化與歷史,還能展現多樣性與來自亞太區域各民族的獨特融合,要用一種方式能夠讓來訪的朋友看到一種可能性,看到我們國家的價值,和夏威夷展現的阿羅哈精神,這也能夠成為一個想像的典範,也就是很多來訪國家在21世紀可能的一個樣貌。

 

我想也會有很多人對歐巴馬總統在本地度過的童年感到興趣,你們可以籌畫相關行程並做其他必要工作。另外我想他母親與東西方中心的關聯也是一個重要訊息。我未能與她見上一面,但其實在1995年的北京婦女會議上,我們原本被安排在同一個微型貸款的專家小組。很遺憾,後來並未能實現。但是我拜讀過她的大作,我也一直很留意她回國後所做的一切,還有她在東西方中心的作為。因此我想屆時對總統與其家人會有很大的關注。

 

而亞太經合會本身,我們有很好的機會,正如我今天稍早與日本外相岡田 (Okada)討論的,因為日本將在2010年主辦亞太經合高峰會,接下來當然就輪到夏威夷。我認為亞太經合會在日本與緊接著的美國的領導下,有機會開始建構我說過的那種架構。透過亞太經合會還能多做點什麼?一直以來,亞太經合會都非常著重於貿易,一個非常重要也一定要繼續的議題,但是我現在越來越注重,正如上一屆新加坡亞太經合會開始的,永續繁榮的議題,廣泛共享的繁榮。我們不希望看到上一世紀的不均再次出現在新世紀的鋼筋玻璃摩天大樓之中。我們一定要尋找方法,促進在許多屆時會出席的國家中更平均的資源和機會分配。

 

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而我最後如果沒有提到我們有機會凸顯婦女在這個區域所扮演的角色,那就是我的疏忽了。這是我多年來一直在進行的工作。我希望亞太經合會在這些議題上能做得更多,婦女、氣候變遷、糧食安全、全球衛生。有十分廣泛的議題。但是我們對這些跨國問題和社會不均的頑固挑戰做得越多,重視婦女也就變得更加重要——(掌聲)——婦女是她們家中帶頭改變的領袖,也是社區的領袖。事實上,在我們提出我們的糧食安全倡議時,取決於世界各區域與國家而有所不同,世界上有60-70%的農耕工作是由婦女所承擔,但是說到取得新技術、新種子和新灌溉方法等等的時候,婦女卻往往是排在最後面的。

 

因此我想這會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時刻,夏威夷會是一個特別成熟的環境來進行這些交流。

 

莫里森先生:艾芙琳,是你舉手嗎?

 

問:我真榮幸,柯林頓國務卿。我叫艾芙琳普索,我是巴布亞紐幾內亞公民,我知道那裡會是您即將造訪的地方,非常感謝您。我是在美國國務院的資助下來到東西方中心求學的。延續您剛才談到的婦女議題,在我國議會制度下的109個席次中,只有一個席次是女性。我們國家的文化體系是父系社會,以男性為主宰,因此我要請教您的問題是,對於想要在領導職位上擔當更多責任以及讓社會過渡到有更多婦女參政的女性來說,您建議我們如何突破這些挑戰,如何讓議會有更多的女性代表?謝謝。

 

柯林頓國務卿:我非常高興即將到貴國出訪,我非常期待。我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時會談婦女與婦女的角色。

 

我先說三點通論,然後再說一個針對貴國的方針。首先,限制婦女權利與職責的障礙在很多地方依然是合法的。它們絕對是文化上的,某些程度也是政治和社會障礙。要移除這些障礙並不容易,除非有足夠婦女發揮領導作用,如此一來障礙才能解除,人們才會看到有什麼樣的可能。

 

因此第一,必須要克服社會尚存的法律障礙。有些國家的婦女仍然無法投票,不能開車、不能繼承財產,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問題。我想一定要對種種障礙進行完整的分析。

 

致於文化、政治、社會方面,我多年來在這個領域工作的經驗是,一個國家裡必須要有相當人數的男性與女性能直言不諱。你會發現很多社會都有一個人數稀少的精英階層,在那個階層裡婦女享有各式各樣的機會,可以接受高等教育,有從商的機會,可以旅行,但是卻又有一個很大的落差,在其他多數婦女生活的階層裡,她們仍然吃不飽、不能上學、健康不良,問題重重。

 

我想你必須一方面從政治著手,另一方面也要用人與人親自接觸的方法。國務院會用如此大筆經費提供某些國家的婦女獎學金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我們希望你們回到家鄉可以樹立典範,成為一個楷模,讓社會看到婦女的潛能。當然,非政府組織社群、美國政府及其他機構和個人也隨時準備提供協助。

 

最後,阻擋婦女參與的積習必須要受到迎頭痛擊,沒有任何曲折委婉的方式。(掌聲)

你就是要願意去面對它,有時個人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在很多社會這並非易事。

 

我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會與一群新招募的女性軍官與安全官會面,這是史無前例的一件事。我們看到的就是透過找到社會的文化規範中婦女較擅長解決的問題,就會有很多方法替婦女開展機會。比如在巴基斯坦,家暴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跟在巴布亞紐幾內亞一樣,人們對於上警局報案的婦女並不怎麼同情。解決這個問題的部分方法,就是訓練更多女性警官來解決這個犯罪問題,並在警局成立特別小組,讓婦女能勇於到警局報案。

 

方法有很多,只要發現問題所在,就能勇往直前,確定這是唯一可以解決的方法。有些國家在選舉時設置婦女保障名額。在有些地方確實有用。盧安達現在就有最高的婦女參政比例,一部分是因為有相當人口的男性死於大屠殺,但是也是因為盧安達的領導高層判斷,讓更多婦女擔任要職能創造較好的氣氛,以做出能推動國家前進的和解艱難決定。

 

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來達成目標,但我會等我到巴布亞紐幾內亞時再做討論和發言。

 

莫里森先生:最後一個問題請這位女士發問。

 

問:非常感謝您的精彩演講。我叫賈瓊[音譯],是東西方中心的博士研究生,來自中國。其實,您多年來都是我的楷模。(掌聲)

 

柯林頓國務卿:謝謝。

 

問:謝謝。我有一個關於美中關係的問題。

 

柯林頓國務卿:請講。

 

問:美中關係對世界、特別是對亞太地區的穩定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2009年,在兩國共同努力下美中關係穩步改善,這包括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美中高級軍事人員互訪以及歐巴馬總統訪問中國。(聲音不清楚)

 

但是,最近有些媒體和智庫表達了他們對美中關係的擔心和悲觀看法。例如,《華盛頓郵報》說,美國和中國將走向坎坷路途,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也宣佈美中關係是頭號風險。您對此類說法和預測有甚麽看法?多謝。

 

柯林頓國務卿:不客氣,謝謝。我很高興你能來到東西方中心。我們堅定不移地發展積極、合作、全面的關係,這是歐巴馬總統和胡主席在北京高峰會上明確的目標。我們打算繼續進行我與財政部長蓋特納(Tim Geithner)共同主持的戰略與經濟對話,以建立美中兩國共同應對、共同參與的廣泛議題。

 

我們知道我們有分歧。我們和每個國家都有分歧——許多國家幾十年來一直都是我們的朋友。兩個人會有分歧,當然兩個複雜的國家也會有分歧。我們的經歷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也不同,但我們努力發展一種成熟的關係,這種關係在我們或對方做了彼此不贊成的事情時也不會偏離正軌。

 

我很清楚,在中國和美國都有許多人懷疑兩國能否長期發展這種工作關係。但在我看來,我們應該承諾這樣做,並加倍努力去這樣做。一種富有成效的關係對中美兩國都有利。這將具有挑戰性,不可能輕而易舉地或很快地實現,但歐巴馬總統和我對此堅定不移。我希望在中國也有同等程度的承諾並建立同樣的信心。

 

最後我想說,當然,因為中國和其鄰國以及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對21世紀的發展至關重要,我們希望中國在政治上會越來越開放。我們希望更多的中國人能夠有機會行使他們全部的人權和自由。我們在高層會議上對我們的中國朋友說,我們認爲這件事情符合中國的最大利益。

 

同樣,我們希望在兩國軍隊之間建立更大的信任,因此徐[才厚]將軍的訪問和美國軍事領導人對中國的訪問將有助於建立信心。我們雙方都有自己的國家利益,各自首先要對本國人民負責。但我確信,如果兩國之間有一種良好的、牢固的關係,中美兩國人民在未來將會更安全、更繁榮。這正是我為之努力的目標。謝謝。(掌聲)

 

(完)

 

 

 

 

 

 

 

此正式資料於美國在台協會網站公佈

全球資訊位址:http://ait.org.tw/zh/news/official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