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台灣經濟關係現況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 於舊金山台灣商會

Default AIT logo
2009年1月17日

引言

各位先生女士:我很高興再次來到舊金山灣區跟各位演講,這個商會集合了各位的智慧與創業精神。自我上次有幸到此演講已經過了兩年,在此我也可以跟各位報告,美台之間的互動依然顯示雙方擁有穩固的關係。過去兩年台灣在政治上有些重要的里程碑,也就是選出新任正副總統與立法委員。藉此,台灣也再次重申對民有民治的堅定承諾。去年春天,選舉的高投票率與順利的政權轉移,讓我們對這個蓬勃的年輕民主政體更有信心。下週,我們將會見證美國新舊政府的交接。我昨天在華盛頓待了一些時間,跟歐巴馬政府裡負責處理美國與亞洲關係的重要人士見面。我相信新政府在看待美台之間的獨特關係時,仍會認為彼此間有共同的利益,而且至關重要。許多將在歐巴馬政府中負責亞洲事務的官員,無論在政府和民間都有長久且深入的美台關係經驗。

美台關係穩固且具有多個面向,已經非常成熟,能包容在某些領域的歧見,另一方面又能在其他領域彼此合作。在過去八年,美國與台灣在一些政治議題上有不同的意見。有鑒於雙方關係長久的價值,我們也能順利通過這些考驗。美台經濟關係,也是我今晚的主題,雖然有些高低起伏,但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堅強且重要的。 雙邊都能放眼彼此的共同利益,持續為實現這些利益而努力。近來兩岸經濟關係的一些進展,之後我也會稍加討論,是美國政府和商界非常樂見且支持的發展。目前的全球經濟情勢,市場混亂,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漸漸萎縮,正需要全球一起來因應。美國正與其國際夥伴緊密合作,著手解決此一全球金融危機。台灣,身為全世界的主要貿易經濟體之一,也是亞洲發展銀行、世界貿易組織 (WTO)、亞太經合會 (APEC) 的活躍成員,在區域和全球都應扮演重要角色,為恢復經濟成長而努力。

首先,我想簡短地談談我方依據台灣關係法履行的防禦責任。

最近美國通過的對台軍售案,對美台關係是一大激勵,加上台灣國防部長陳肇敏近來赴美訪問,更是多年來首次有台灣國防部長訪美。我有幸能陪同陳部長參加在佛羅里達州阿米莉亞島 (Amelia Island) 舉行的中美經濟合作策進會 (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 會議。十月初送達國會的65億美元對台軍售通知書,突顯了美台雙方持續的緊密安全合作,還有我方信守對台灣關係法的承諾。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的歐巴馬辦公室,也對該通知書發表了評論,認為其完全符合美國在台灣關係法之下的責任,以及該軍售案也能促進台灣防禦能力,並有助於維持台灣海峽健全的平衡狀態。

布希政府的任期已進入最後一週的尾聲,我想在此回顧過去八年的美台經濟關係。

1990年10月,台灣為加入世界主要的國際貿易論壇「關稅暨貿易總協定」 (GATT),正式開始了為期12年的漫長過程。到2002年1月台灣獲准加入時,「關稅暨貿易總協定」 已經蛻變為世界貿易組織 (WTO)。在12年的談判裡,台灣在保護智慧財展權與商品及服務貿易的法規、作法,都受到WTO成員的詳細研究與重建,以確保能符合WTO的規定。在目前的布希政府執政頭兩年,美國在上述工作中也扮演重要角色。美國與台灣的代表努力不懈,共同合作,確保台灣能成功地加入WTO。

目前,美台主要的經貿談判機制,叫做「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簡稱TIFA,是由美國在台協會與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 (時稱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 在1994年所簽訂的。一般來說,我們每隔12到18個月會舉行非常高層的TIFA會談。但是,在2002 、2003年台灣剛加入WTO的時候,我們的貿易關係碰到了困難。美國在農業、智慧財產權保護、藥品市場進入、電信法規、金融部門改革這幾個領域,感到非常憂心。這些問題在美台之間造成嚴重的貿易摩擦。在台灣剛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那個時期 ,由於這些議題無法取得雙邊進展,迫使美國不得不採取非常措施,暫停經濟領域的高階會談與訪問,其中也包括TIFA會談。

這樣的僵局持續了兩年,雙方一直進行著艱苦的談判。但是到了2004年11月終於充分克服了這些障礙,能夠在華盛頓舉行TIFA 會談。從此雙方進入了一段豐收的時期,在工業與農業市場進入、政府採購、投資、課稅、電子商務、紡織品轉運、部分開放美國稻米出口台灣等議題上都有了許多成果。

在布希政府任期屆滿的同時,美台經濟關係的現狀為何?

今天,美國與台灣享有穩固的雙邊經貿關係。台灣是美國第十三大貿易夥伴,在2008年雙邊貿易額約600億美元。由於日趨嚴重的經濟危機,我們預期2009年的數字會有些微下滑。多年來美國企業在台投資金額超過160億美元,是台灣最大的外國投資來源。

台灣是美國農產品出口的第六大市場,美國對台農業出口的金額連續成長了六年。然而,農產品市場進入的問題,仍然是雙方談判議程中最困難的問題之一。

以農業為起點,我要稍微談一談兩個仍有雙邊貿易問題,並且下一屆政府應該持續進行談判的領域。接著我會提出兩個已經取得一些進展的領域。

最大的農業問題依然是牛肉。將近三年前,台灣領先其他亞洲市場,率先開放美國無骨牛肉進口。台灣消費者也非常歡迎美國牛肉進口,光是2007年消費美國牛肉的金額就高達1.03億美元,他們相信美國牛肉是安全的。但是,儘管有充分的科學證據顯示,美國「帶骨」牛肉和其他牛肉產品沒有安全風險,台灣仍未解除禁令。據我們瞭解,台灣衛生署很快就要公佈其美國牛肉產品風險評估報告,此舉將讓我們更接近有科學根據地完全對所有美國牛肉產品開放的市場。

台灣政府歷經了艱辛的政策程序,希望能做出重新對美國牛肉進口開放市場的決定,條件是要符合可靠的科學證據,以及相關國際組織,也就是世界動物衛生組織 (OIE)的指導原則 。在處理此一議題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如何與社會大眾溝通,讓他們瞭解不同的美國食品中存在或不存在的風險。

另一個重點就是要採行符合國際標準的食物安全法規,這是成為WTO會員的義務之一。這個義務包括要規定使用於製造農業進口產品的農藥與獸藥,可容許的殘留量是多少,這叫做最大殘留量,簡稱MRL。如果沒有及時訂出這些限量標準,進口就會停擺,也會產生許多貿易摩擦。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國長期以來一直要求訂出豬飼料添加物的標準值,目前美國許多養殖業者都在使用且安全無虞。

另一個有問題的領域,就是藥品與醫藥設備的市場進入,多年來美台雙邊的談判代表都做了許多努力。我八年前在台北擔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時,這個領域就是主要的爭端之一。另外,還有所謂的藥價「黑洞」及醫藥分業的問題。在台灣的政府健保方案之中,這個「黑洞」指的是衛生署對學名藥的補助太多,遠超過這些藥品的生產成本,結果就產生一大筆多餘經費,能影響醫院和醫生的採購決定,通常都會對研究導向的藥品造成傷害。與此相關的隱憂,就是當醫生親自配藥時,可能會受到利益驅使而開某些特定的藥方,對病人可能也會造成影響。我們已成立工作小組進行檢討,並尋求方法來解決台灣健保系統的這些問題。

現在讓我們來談一談好的地方。過去八年有一個領域取得很大的進展,那就是台灣改善了保護智慧財產權的制度。台灣成立了專屬的智慧財產法院,並向立法院提交「網路服務提供者 (ISP) 責任限制條款」草案,執行了校園的保護智慧財產權行動方案,主要是針對電腦輸出及線上著作權的侵犯,也通過了管理點對點 (P2P) 網際網路侵權的立法。有鑑於這些重大的努力,美國貿易代表署在昨天,也就是2009年1月16日,將台灣從特別301名單移除。我們讚許台灣開創了一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良好環境,能鼓勵外國或本土企業進行創新、投資、貿易。

另一個有進展的領域是在去年12月,台灣正式在日內瓦的WTO總部開啟同意加入WTO採購協定的程序。由於這個協定會改變台灣國內的法規,因此需要經過立法院同意。台灣加入政府採購協定後,將會強化美國及其他外商公司在台灣的經濟機會,也會強化台灣公司在海外的經濟機會。

展望未來,除了我提過的農業與藥品議題外,美國商界感興趣的議題可能還包括投資、課稅、電子商務、紡織轉運。新政府就任後,我們可以預期在這些議題上會繼續進行積極的談判工作。

在我結束美台雙邊貿易關係的主題之前,我還想談一個一定會被問到的問題 — 與美國可能進行的自由貿易協定 (FTA) 談判。美國貿易代表署 (USTR) 從未排除任何能推進美台雙邊經濟關係的機制,包括FTA。但是,要決定與任何可能的夥伴進展到FTA這一步,需要在雙邊貿易議程上取得一定的進展,以及在政府與民間的主要利益相關者之間取得廣泛的共識。與任何經濟體談FTA,同時也需要國會恢復總統的貿易推廣授權 (快速授權),這個授權已經過期失效。目前處於美國政權移交的階段,任何新的重大貿易倡議都應由新當選的總統歐巴馬與他的顧問來決定。新任美國總統與國會要如何處理貿易推廣授權與FTA的根本問題還沒有得到釐清以前,與世界上任何可能的夥伴開展對話,包括台灣,都是言之過早。

兩岸經濟關係與協議

近來我們看到兩岸經濟關係有了蓬勃的發展,不但有利於海峽兩岸的商業,對美國商業也有利。兩岸首先達成的協議就是每週四天有包機的客機航班,並且開放大陸旅行團來台觀光。有了這些協議後,從7月初到7月中客機的交通流量開始成長,不過來台觀光的大陸遊客數目還沒有達到先前的預測。這些相對上較易達成的協議,大多數是在陳水扁執政的最後一年,由雙邊的貿易組織談判達成的。

到了2008年11月4日,海基會與海協會簽署了有關兩岸航運、海運、郵政、食品安全的四項協定。這些協定可謂重大的突破。「兩岸空運協議」確立了在台灣與中國的幾個城市之間,每天都有客運包機航班,以及貨運包機與新的兩岸民航直航路線,以後飛機就不需繞道香港或日本領空。中國和台灣的交通主管部門現在已經可以直接溝通。新的飛航路線省下很多時間和燃料,在兩岸經商的商人都很樂見在交通上增加的便利性。「兩岸海運協議」實現了更多的航運直航路線。台灣與中國的船運公司現在已獲准互設辦事處,且相互免徵所得稅與運費稅。「兩岸郵政協議」確立了兩岸直接通郵,將可大幅簡化現行系統,允許台灣與中國的郵政機構為例行業務直接接觸。

未來海基與海協兩會協議可能的主題還包括:金融服務市場進入、銀行法規與監理、投資、課稅、智慧財產權保護。這些兩岸協議產生的立即經濟效益不見得都很大,但是在這個長期的過程中,每踏出一步都有助於建立一個有利於投資與成長的環境。美國樂見中國與台灣增進經貿關係。特別在這個全球經濟輸出與貿易衰退的時刻,強化兩岸經濟關係非常有助於維持經濟活動。回到基本面來說,這樣的聯繫也能促進一個穩定、進步、希望的環境。美國會在平等與互利的基礎上,繼續支持兩岸經濟關係的拓展。兩岸經濟關係的拓展,同時也更加強化美台之間重要的經濟夥伴關係。台灣與中國為建立兩岸貨物、服務、資金、勞工流動的貿易協議加緊努力的同時,這些努力也極為可能讓美台之間的平行工作得到雙方的強化與推動,為我們之間穩固且日益開放的經濟關係奠定更多基礎。

結論

美台經濟關係活躍而且持續成長。美國對台的支持與援助向來具有重要地位,促使台灣從以農業為主的低度開發經濟體,蛻變為全世界主要的高科技重鎮之一;從一黨專制的獨裁政體,蛻變為自由民主的楷模。正如布希總統對台灣三月的總統大選所言:「台灣是亞洲及全世界的民主指標。」

美國與台灣都致力於創造開放的經濟體制,讓透明度與對法治的尊重來確保公平的商業競爭條件。我們必須努力移除歧視性和保護主義的政府法規,同時支持鼓勵私部門競爭與審慎信託責任的政策。

過去三十年來,全球環境有了巨大的變化;以現狀看來,未來的變化只會更多。目前全球經濟的動亂對美國和台灣人民都是很大的挑戰。我們一定要正視這個危機,一起合作為經濟復甦鋪路。由於台灣雄厚的外匯存底實力與高度的資產流動性,台灣經濟狀況良好,應能度過目前資產市場的這場風暴。

但是,全世界的消費者花費都在萎縮之中,特別是在美國與中國,因此若是認為此一現象對台灣經濟不會有影響就太不切實際了,因為台灣許多企業都是出口導向。事實上,台灣各個智庫公佈的GDP 與出口成長預測,也都顯示會大幅下滑。但是,經濟的互相依存有好處也有壞處。在不確定的年代,反而經常為那些有創意和動力的人帶來新的契機。正是這樣的特質,創造了台灣經濟奇蹟,並讓台灣的科技公司登上世界舞台。事實上,許多台灣的商業領袖都強調目前的情況為我們帶來的契機,應該利用這個機會來增進競爭力。

面對危機時,有些人會很容易退縮,躲進經濟的孤立主義裡頭 ,背棄美國、台灣等地支持且已取得卓越成功的開放、創新,與自由貿易。這樣的退縮是最冥頑不靈的。當前的挑戰其實讓我們有機會去改善全球的經濟體系–這個體系在過去幾十年間為亞洲及全世界的無數人口帶來巨幅的經濟成長。布希總統在去年11月於利馬舉行的APEC 企業領袖高峰會上,特別提出這個觀點:「只要對我們的理想有信心,我們就能化危機為轉機,並且將亞太地區 與全球帶向新的繁榮時代。」

最後,我想要指出美國歷經五次政權交替仍然維持一貫的對台政策。歷史顯示,美台之間雖是非官方關係,但是其穩固的基礎歷經美國政局的變化仍然能夠開花結果。美台關係的堅實基礎包括三個重點:雙方傳統的友誼;台灣關係法的延續;以及雙方共同的價值,如民主、尊重人權、開放的社會、言論自由。我們有信心,我們的友誼與互信一定能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