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 亞洲安全背景簡報 資深政府官員

OT-1005C |

美國國務院

亞洲安全背景簡報

資深政府官員

 

華盛頓

電話記者會

2010年1月29日

接線員:現在我把電話交給今天的主持人,美國公共事務助理國務卿克勞里(P.J. Crowley)。長官,您可以開始了。

 

克勞里:非常感謝你。午安,謝謝大家的參與。我想跟各位報告一下關於今天宣佈的對台軍售案的背景資料。

 

現場有兩位資深政府官員,他們可以帶領各位瞭解關於軍售項目本身的任何細節、背後的論據、對台軍售的歷史等等。我們堅定地相信,此一決定符合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與「台灣關係法」立場一致,且有助於本區的穩定。

 

現在我將把電話交給第一位資深政府官員,他會簡短地說一段開場白。

 

資深政府官員一:早安,各位。美國政府今天針對根據「對外軍售計劃」進行的對台防禦性武器與服務軍售案通知了國會。三十多年以來,透過民主和共和兩黨歷屆政府,美國持續對台灣提供其自我防衛所需的武器。藉此,我們協助確保台灣海峽及整個區域的穩定。

 

這次的軍售案金額大約是64億美元,其中包括UH-60黑鷹通用直昇機、愛國者三型飛彈、訓練模組與飛彈、對於台灣指揮、管控、通訊、電腦、情報、監測和偵察(也就是C4ISR)的技術支援、兩艘鶚級獵雷艦和魚叉反艦飛彈。

 

接下來我們將接受各位提問。

 

克勞里:這樣好了,先看看另一位資深政府官員有沒有話要說,沒有的話,我們就直接接受提問。

 

資深政府官員二:我只想說今天是正式對國會進行通知。有三十天的時間,可以讓國會提出問題或質疑。三十天後沒有提出任何意見的話,軍售就自動生效。今天是進行通知。全部訊息都發佈在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的網站上,DSCA也是隸屬於美國國防部的單位。大約一小時前已經公佈了,現在已經公開資訊。

 

我想說的就是這些。

 

克勞里:好,接線員,我們開始接受提問。

 

接線員:謝謝。第一個問題是來自吉姆沃夫(Jim Wolf)。

 

問題:謝謝。我想問有關F-16的問題。台灣官員多次表示想向美方購買66架F-16C/D戰機。美台商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 說美國政府已三度拒絕讓台灣遞送要價書,也就是對外軍售程序的一個正式步驟。對於台灣公開表示其採購F-16戰機的意願,歐巴馬政府回應的政策為何?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們都很清楚台灣對於採購F-16戰機的興趣,我們也跟台灣官員在多個場合討論過這個問題。我們目前還在評估台灣在此一軍備上的需求與必要性。

 

問題:您覺得這個程序需要多久?美國政府有好多年都一直發表類似的言論。

 

資深政府官員一:目前我沒有權力回答您這個程序要費時多久。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夏恩譚頓(Shaun Tandon)。

 

問題:謝謝。我想知道如果有的話,之前跟北京進行的是什麼樣的磋商。我知道美國政府一直很想好好維護美中關係。在做出對台軍售決定前,是否跟北京做過任何磋商?美國是否有信心儘管決定對台軍售,美中關係仍能保持穩定?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們不會為了要求北京方面的同意與北京進行磋商。我們今早已就此一決定知會了北京。

 

問題:當然。那麼關於…

 

資深政府官員一:換言之,我們在正式通知國會以前已經知會了北京。

 

問題:當然。至於您可以預見的反應 — 我是說您是否認為會有一些超乎預期的反應,可能會讓美中關係倒退的反應?還是您對未來的發展很有信心?

 

資深政府官員一:正如國務卿柯林頓過去所言,美中雙方的關係非常成熟。我們認為我們能夠處理類似這樣的問題。我們與中國之間還有許多議題及共同利益,我們預期會與中方繼續進行討論。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佛斯特克魯格(Foster Klug)。

 

問題:很感謝舉行這次記者會。我有一個有關國會的問題。他們有多久時間可以提出意見或評估?

 

另外我想延續剛才夏恩提出的問題。中國在2008年美國宣佈對台軍售後中斷了中美之間的軍方關係。您是否認為這一次這樣的報復也是無可避免的?您是否計畫持續與中國討論此事,試圖避免報復行動,或是設法應對他們的反應?謝謝。

 

資深政府官員一:如我先前所言,國會有三十天的評論期。我們認為未必會提出什麼意見,但是他們有三十天可以提出疑慮或意見。所以它是一個三十天的程序,期限一到沒有提出任何意見,軍售案就自動生效。

 

資深政府官員二:至於中國方面可能的行動,他們的確已經表達過他們對於這次軍售的關切。他們還沒有明確地告訴我們他們打算如何回應。確實,中國在2008年十月的對台軍售通知後,暫時切斷了與美方的軍事關係。也許這一次中國也會切斷美中軍方之間的交流。我們認為有充分的理由顯示他們不該這麼做,我們也一直這樣告訴他們。

 

問題:我可以很快地接下去問嗎?是否可以把此事當作判斷歐巴馬政府對華政策是否奏效的標準?也就是說,如果美中關係真如美國官員所說的那麼成熟,中國方面應該什麼也不會做,他們這一次的處理方式應該會有所不同?

 

資深官員二:我不會 — 我無法預測中國會做或不會做什麼。不過去年歐巴馬總統與胡錦濤主席在倫敦達成共識,將一同追求一個積極、合作和全面的關係。 我認為中國方面相當認真看待此一共識,也很清楚我方對這個目標的承諾,今後我們也將繼續追求此一目標。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應該補充在倫敦,他們明確指出會致力於軍方之間的關係。自那以後,中國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將軍曾經訪美與蓋茨部長會面。另外也舉行過好幾次會談,來檢討南海、中國海附近的共同海海路規則和領空規則,以確保我們在共同海域日見頻繁的行動時,能夠避免發生衝突。我們雙邊的軍方關係已經有了強勁且有益的進展。我就說到這裡。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保羅艾克特(Paul Eckert)。

 

問題:謝謝。您是否可談談其中一些安全考量,換言之,也就是基於哪些台灣在安全上的需求,讓你們在此時做出這個決定?特別是,雖然北京和由馬英九領導的台灣政府目前正進行對話,但中國卻未停止在台灣海峽對岸對準台灣的飛彈集結。這是否是您與中國就這些對台軍售案進行討論時的一個要素呢?

 

資深政府官員二:美國國防部顯然非常密切觀察中國大陸的威脅環境和軍事現代化行動。正如「台灣關係法」所言明的,這正是我們賴以決定該出售什麼項目給台灣的基準,以滿足台灣正當的自我防衛需求,讓台灣有足夠的自我防衛能力。因此,北京在軍事現代化方面的動作,他們對台灣造成的威脅,還有我們今天通知的這些軍售種類,三者之間當然有關聯。比如說,你會看到有C4ISR能力、近海運輸能力、直昇機、掃雷艦等項目。目前的軍售案確實能直接因應我們認為讓台灣變得較為脆弱的許多因素,當然還有台灣本身的自我防衛需求。

 

我們確實也對北京提出飛彈發展已構成整體對台威脅的一部分的問題。飛彈只是其中一個元素,但確實是值得憂慮的。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維歐拉金傑(Viola Gienger)。

 

問題:我是彭博新聞的維歐拉金傑。您是否能多談談您今早究竟是如何通知中國,以什麼樣的形式,在什麼樣的場合?這個話題在施大偉(David Shear)與中國駐美副大使謝鋒幾週前會面時是否曾出現?在今天早上的正式告知之前,是否有其他非正式的提醒讓他們知道軍售一事?

 

資深政府官員二:我們今早請來中國駐美大使館的一名官員,告知他我們的決定。在此之前沒有對中國做任何提醒。

 

問題:我可否延續剛才美中軍方關係的那個問題?台灣問題是否出現在美中之間軍方的討論中,並且是以何種方式出現?

 

資深政府官員一:台灣總是以某種形式出現在討論之中。我是說,中國把台灣視為「他們的核心利益」。我們已經習慣台灣是中國在思考自身利益和與美國的關係時的一個要素。所以當然,台灣問題確實會出現。

 

但是再次強調,我們有一些非常嚴肅的議題,正如美中全面性的關係一樣,這些議題需要與中國一同合作,以促進區域的和平與穩定,以及雙方共同利益的整體發展。我們希望我們能夠同意雙方在這個(軍售)問題上意見分歧,但是為了上述的目的我們仍能在未來一年中保持軍事方面的交流、接觸和計劃。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華倫史托貝爾(Warren Strobel)。

 

問題:謝謝。我要問兩個彼此相關的問題。你說沒有事先提醒中國軍售的事,但是國務卿柯林頓與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在倫敦會面,我想應該是在昨天,不知會中是否曾談到對台軍售問題,即使只是順帶提起。第二,柯林頓國務卿和歐巴馬總統的優先工作之一,就是對伊朗進行制裁,而目前中國對此抱持保留態度。不知美國政府是否擔心,對台軍售動作將可能造成中國對於制裁伊朗的態度更加不確定。

 

資深政府官員二:我們經常與中國針對台灣問題進行概括性的討論。中國經常向我方提起台灣問題。我真的不知道國務卿昨天與中國外交部長的會談中是否曾提起台灣問題。我們必須要詢問後才能回答您。

 

至於伊朗問題,我們認為伊朗是否遵守「禁止核武擴散條約」規定的義務,嚴重關係著中國的利益。中國也曾做出這樣的表示,而且我們也與中國在P-5+1(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德國)的背景下緊密合作,目前也與中國一同合作,希望能推對伊朗的相關事務。我們會進行非常艱困的談判,而與中國合作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丹尼爾鄧比(Daniel Dombey)。

 

問題:非常感謝您。各位先生,我只有兩個問題。首先,鑒於最近在中國有關谷歌的爭議,以及歐巴馬總統即將與達賴喇嘛會面等事件,您是否認為軍售的決定出現在一個非常敏感的時間點?您是否認為這個決定出現在一個美中關係特別緊張的時間?

 

第二,可以的話,想請您指出美中軍方關係和接觸的重要性與用途,以及為何本屆政府如此重視這些關係的恢復?

 

資深政府官員二:再一次強調,如同國務卿柯林頓所言,我們與中國之間的關係非常成熟。像這樣的問題不時都會出現,基於我們與中國對於良好雙邊關係的理解,我們在問題出現時都會努力去解決。因此我不認為軍售的決定對於整體的美中雙邊關係會有根本性的影響。

 

資深政府官員一:至於軍方之間的關係還有其益處,我們雙邊非常需要彼此理解。我是說,人民解放軍是一個相當封閉的組織,我認為有必要進行交流,打破一些誤解,並且建立良好關係。我覺得這些計畫有非常多好處。在實務方面,今年有軍事醫學、軍事工程、中階軍校學員方面的交流,同樣如我先前所言,我們正非常嚴肅地討論海上軍事問題,確保我們在公海和空中能打出正確的信號,以避免因誤解造成的衝突。

 

因此在所有層級上,我認為軍方之間的接觸是整體美中關係中的一個重要元素。缺少這個元素絕對沒有助益,會對整個區域、對全亞洲釋出一個錯誤的訊息。這是一個大家都樂見的發展,我們也致力於延續並維護此一發展。

 

問題:延續上題,您談到要打破一些誤解。您會怎麼樣形容那些誤解?您所指的是什麼樣的誤解?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不認為有任何具體的誤解。我是說,中國對於美國遏止中國依然有疑慮,究竟美國為何要立基於這個區域,為何美國要這麼做 — 也就是兩邊背後的基本戰略層面。我們對於中國也有很多疑問 — 為何中國要進行軍事現代化,為何中國要發展某些具有挑戰意味的能力。

 

因此,鑒於雙邊在亞洲的駐軍與軍事規模,我們應該要持續就此進行對話,讓各層級的人員都能相信中國確實是和平崛起,而我們的意圖也與中國的意圖沒有牴觸。我想唯一能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就是進行面對面的對話,持續接觸並建立良好關係。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彼得史匹格(Peter Spiegel)。

 

問題:可否請您很快地回答一下,今次向國會宣佈的軍售案總金額是多少?

 

一個更實質性的問題是,評論界都感到非常驚訝 ,至少他們說他們對於中國大陸在軍售宣佈前爭論的激烈程度感到驚訝。根據他們所言,鑒於目前國民黨政府與北京之間的接觸,他們對於北京方面的激烈反對感到有些驚訝。另外有些臆測則指出中國自視為經濟與軍事方面的崛起力量,認為他們應該能運用他們新取得的權力,影響美國對台軍售的決定。

 

我想這個問題有兩個層面。第一,您認為北京在軍售宣佈前的反應,是否比您預期的來的強烈?第二,北京的反應在何種程度上影響了您對這個軍售案的決策程序?

 

資深政府官員二:本次的軍售案金額是64億美元。至於中國的反應,當然,中國會對此感到憂心。他們已經向我方表達過這些憂慮,在我們做出決定之前曾概括性地提過,在我們告知他們之後他們也提過。我不認為中國的反應超出我們的預期。再次強調,我們與中國有廣泛的共同利益,我們期待雙方關係往前推進的同時,能繼續共同追求這些利益。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維歐拉金傑(Viola Gienger)。

 

問題:自去年七月開始進行軍方之間的對話之後,您覺得您取得哪些具體的進展?

 

資深政府官員二:我們其實才剛開始。我不能說有什麼很大的進展,但我們希望的也不是什麼大突破。我們期望的是一個持續、一致、持久的過程。期間確實有一位中國中央軍委的高階將領來訪,我覺得那一次來訪成果很豐碩,為未來美國派員回訪中國奠下良好的基礎。

 

繼上一回合的軍售決定後,美中雙方軍事交流的進展非常遲緩,但是已經逐漸建立起某種程度的動力。我們取得了相當不錯的進展,但是這樣的計劃應該是長期性的。

 

資深政府官員三:我想要補充一下,除了高階將領來訪以外,我認為絕對不能低估有些工作小組開始進行的海軍、海事議題的討論。這些會談已定期舉行,也讓我們有機會解釋我們的角色以及我們對海上安全的觀點。這些會談也扮演一個壓力閥的角色,同時也是一個機會讓雙方闡明各自的立場。

 

克勞里:我應該說明一下,現在有第三位資深政府官員加入我們了,也就是剛才發言的那一位。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來自大衛山傑(David Sanger)。

 

問題:謝謝。稍早之前您被問到是否可能會影響到中國對伊朗的行動,您也提出了我們經常聽到的論點,也就是讓伊朗遵守「禁止核武擴散條約」的所有明文規定是符合中國利益的。但是才幾小時前,國務卿柯林頓對中國做了相當直接的警告,若是中國不同意新一波制裁伊朗的行動的話,將會面臨經濟上的不安定與外交上的孤立。

 

因此我想知道您是否估量過這次軍售宣佈的時機。我是說,顯然您知道國務卿的行程,知道她這週會做什麼,她一直把伊朗當作這趟歐洲行的副題,而主題一直都是阿富汗。

 

克勞里:大衛,我是克勞里。我不會特別去解讀這次軍售宣佈的時機。軍售這樣的計劃向來都有長期、持續的程序在進行,因此跟國務卿柯林頓這週要去哪裡,或是她要跟中國外交部長碰面都是無關的。這幾件事全處於不同的軌道上。

 

至於國務卿對於經濟方面的論點,中國在與伊朗打交道的過程中,可能會覺得就算伊朗最終把核武帶到了中東地區,對中國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我們並不同意。顯然,伊朗擁有核武之後,中東地區的其他國家就得做出重大的決定,如此一來就會對石油市場造成衝擊,而中國,跟其他主要經濟體一樣,都必須仰賴這些石油市場。

 

因此,經過衡量之後,經過我們的P-5+1程序後,中國必將完全瞭解伊朗現在走的這條路會造成什麼樣的巨大影響。因此,正如國務卿在這趟訪問中所說的,她感覺在中國的領導階層中尚有討論空間。雖然中國向來對制裁有他們的觀點,但是我們還是會繼續這樣的對話。

 

資深政府官員二:另一點要特別強調的是,這件事跟伊朗的關係比跟中國的關係大多了。不過與對付伊朗的整體策略相關的外交手段,遠超過P-5+1的範圍。比如說,在最近與其他亞洲主要國家的高層會談之中,國務卿與日本各國都已經強調,接下來的步驟將會包含更廣泛的議題,也會更積極地採取行動,因此在這個程序中我們也需要一些主要國家的支持,像是日本。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吉姆沃夫(Jim Wolf)。

 

問題:軍售方面,不知您可否談談前任總統布希允諾要協助台灣取得的柴電潛艦,目前的進展如何?柴電潛艦依然沒有納入這次的軍售之中,一直以來都有人說要把設計階段分成兩部分,不知道這件事後來如何了?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們既沒有排除也沒有納入。我們會持續評估台灣的防衛需求,包括海上方面的需求。那是其中的一個項目,但我們會持續評估台灣在那方面的防衛需求。

 

問題:有一些人,像是美台商會的會長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認為美國決定略過潛艦這個項目,是因為台灣領導高層對於取得潛艦還無法達成共識,請問是否真有此事?

 

資深政府官員一:目前我們無法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史帝芬考夫曼(Stephen Kauffman)。

 

問題:謝謝。不知您們之中能否有人說明一下這次軍售背後的更大的政策論據?請問是比較偏重於美國對台關係,還是美國想做的其實是維持戰略上的平衡,試圖制止中國採取軍事行動?謝謝

 

資深政府官員一:謝謝。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首先,就戰略層面而言,美國的國家法律與戰略利益,都讓我們有義務提供防衛能力和必要設備來因應任何對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構成威脅的挑戰。我們非常認真看待這個責任,今天決定通過的軍售案正說明了這一點。

 

在這次簡報中我們也想要強調,與中國建立堅強、有效益且積極的關係是符合美國利益的。此外,我們支持近年來海峽兩岸已經開展的對話。一般來說我們的主張就是,提供台灣必要的防衛性項目不僅能因應面臨台灣海峽發生軍事挑戰時的緊急需求,同時也賦予台灣領導階層信心,讓他們理解美國會提供台灣重要支援,讓他們更有信心和能力與海峽對岸的中國領導人進行和平的對話。

 

最後,我想這次的軍售已經明白顯示,無論是在兩岸的背景之下,或是在整個亞洲的背景之下,美國都會遵守其承諾,仰賴美國來維護和平與穩定的各方可以放心,美國的支持始終如一。

 

問題:謝謝。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卡爾希爾斯(Carl Sears)。

 

問題:您剛才提到了軍售的信心建立層面。但是美國要如何校正其戰略目標呢?美國的目的是否是要讓台灣有能力去嚇阻、驅逐中國的攻擊,並在中國的攻擊下得以生存?您可否談談底線、基準究竟在哪裡?

 

資深政府官員一:透過我們所做的一切,無論是外交或戰略上的,像是我們的前置部署、與中國的軍事交往、與區域夥伴的合作,和台灣的非正式關係等等,我們想達成的主要目標就是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我們也相信在這方面的所有作為都一定要突顯這個中心目標。

 

當然情況已經不適用的時候,還會有其他的軍事行動。但是我們所有作為的根本目標就是確保和平與穩定,在很多方面,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已經成為中國長足進步,以及台灣有效成長及民主化的基礎,也是東北亞數十年來情勢大致和平的基礎所在。

 

克勞里:最後一個問題。

 

接線員:下一個問題是來自丹尼爾鄧比(Daniel Dombey)。

 

問題:謝謝。就一個問題。如果放到一個更廣泛的背景之下,您是否已經比較不擔心這類的軍售案可能對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關係造成影響,因為台灣現在已經不是由一個會舉行加入聯合國公投的政府主政,而且北京與台灣的關係顯然有加溫的趨勢。這樣的因素在您評估軍售造成的後續影響時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即使對決定本身可能沒有影響?

 

資深政府官員一:我只說兩點。第一,對於我們的朋友或夥伴採取的民主程序或其結果,我們沒有任何立場。因此我們對於台灣或其他地方的這類議題沒有任何意見。

 

但是,我們也認為近幾年來中國與台灣所進行的對話非常重要,非常有潛力。我們支持這種對話。在發佈軍售案的背景之下,美國政府的最高層級也清楚表達我們希望能與北京建立堅強且持久的關係,我們相信透過履行我們的責任與承諾,能對相關各方送出正確的訊息。

 

克勞里:非常謝謝大家。我們必須結束通話了,謝謝各位的參與。

 

 

 

此正式資料於美國在台協會網站公佈

全球資訊位址:http://ait.org.tw/zh/news/officialtext